图片直击 更多>>
联组协商会
杨戌标参加分组讨论
杨戌标参加宁海代表团审议
协商交流会上委员提问

宁波人不愿多生怎么办?委员表示增加幼托服务很关键
发布日期:2019-02-14浏览次数:字号:[ ]

人口问题是事关宁波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问题。不过,在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后,人口出生率依然难提高。宁波人为什么不愿意多生?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促进生育意愿释放?致公党宁波市委会建议增加0—3岁幼儿托育服务供给。

2018年上半年全省出生人口报表分析数据显示:户籍人口出生同比减少7万至8万人,其中二孩出生减幅达22%左右。有关部门预测,今后几年乃至更长时期,我省出生人口将会持续下降,具体到宁波的情况更不乐观。

致公党市委会认为,孕龄妇女总量逐渐减少、婴孩抚养成本日益增加的现实是出生率不高的重要原因。为缓解“少子化”、“老龄化”对经济社会的影响,需要进一步出台提升城市公共服务能力的配套政策,解决家庭想生又不敢生的后顾之忧。

据国内一项调研,在不愿生育二孩的母亲中,有60.7%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而放弃生育。由于托幼服务的缺失,有近80%的婴幼儿由祖辈看护,幼儿照料服务的短缺直接推高养育成本,月嫂、保姆收入过万,昂贵的养育模式与少子化形成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

而德国、日本、北欧等国家地区的经验表明,向就业父母提供平价、高品质、容易取得的托育公共服务,对提高社会生育水平起到了关键性的影响作用。为此,致公党 市委会认为,构建以“政府引导,主体多元”的0-3岁幼儿托育服务体系,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福利性与公益性、市场化运作与家庭照料相结合的多层次服务模式是促进全面两孩政策落地的关键要素。

当前为解决3-6岁阶段孩子的入园难问题,公办幼儿园基本取消3岁以下的婴幼儿托班服务。社会主办的早教机构虽然大量涌现,但绝大多数早教机构只有智力开发的教育资质,而没有托育服务供给。

由于政策标准缺失,主管单位不明、监管单位多头等因素,申请开设托育服务困难重重,在现行政策环境下企事业兴办托儿所很难成为主流。同时由于责任监管部门缺乏,各类“亲子型”机构出现纠纷问题时,家长往往投诉无门,给社会稳定造成负面影响。

为此,致公党市委会建议宁波先行,将构建幼儿托育服务体系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建立与幼儿托育体系相匹配的财政支持制度,从财政预算中定额、定向拨付支持相关硬件投入、财政补贴、教职员培训等内容,明确主管部门。

同时,在新建幼儿园时,落实托班的建设要求,满足举办托班的用房需求,并支持各类社会力量依法举办托育机构,如引导企事业单位、园区和商务楼宇为职工提供托育服务;支持各街道社区利用空余资源,采用公建民营、购买服务等方式引进或委托符合条件的托育机构承接公益性托育服务,为社区内居民提供托育服务场所及亲子活动设施。

此外,要制定统一的托育机构设置标准和运营管理标准,引导行业规范发展,建立完善违法查处、诚信评价和行业自律机制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宁波市委员会主办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宁穿路2001号 邮编:315040 电话:0574-89182181 89182792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