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当前位置:
首页
委员之家委员风采
袁建树
字号:[  ] 发布日期:2017-08-22  信息作者:汪校芳

专业与行政的“冲”与“和”

——访市政协常委、市民革副主委、市眼科医院常务副院长袁建树

 

有人说,一个人要搞好专业,投入的精力是没底的,一个人要从事行政,花费的心力也是没底的,如果专业、行政都不想放弃,可能会面临健康的灾难。在专业成就、行政权力、健康长寿三者中,理性的人应该三选其二。

由此我想到了甬上眼科名医袁建树,他年门诊量9800多人次,年手术量1300多台,有“光明使者”之美称,其专业上无疑是成功的。而他又是宁波市政协常委、民革宁波市委会副主委、海曙区政协副主席、宁波市眼科医院常务副院长,行政工作非常庞杂,各方的口碑还很不错。于是,我专门就行政与专业的“冲”与“和”问题,采访了袁建树院长。

 专业是医好眼病 行政是少患心病

了解到我的来意,袁建树说,作为一名眼科大夫,专业是医治患者的眼病,这是自己的立身之本,是第一位的,任何时候也不能松懈。我了解到,袁医生对自己立身之本的修炼确实是牢抓不懈下了苦功的,他是宁波市眼科医生中第一个破格晋升的副主任医师,他曾经还是浙江省最年轻的眼科主任医师,他是中共宁波市委组织部最早培养的医疗界中青年后备干部,他还是江东区培养的第一位正高级职称的医务人员。

袁建树的行政工作分为两块,一是他在政协、党派的兼职,二是作为常务副院长的行政管理。对于政协和党派的工作,袁建树认为,这些社会兼职的头衔听起来不少,其实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就是参政议政。参政议政的境界在于是否做到参政为民,只要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鼓与呼,就是高水准的参政议政。作为一名眼科医生,袁建树医生对参政为民的“民”作了因地制宜的选择:特别关注前来就诊的眼病患者群体。

袁建树认为,参政为民就是做好两件事。一件是与患者交朋友,获得他们的信任,收集他们的呼声和要求,并努力做好沟通引导工作,尽力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不至于因无奈和失落在患上眼病的同时再添心病。袁建树的行政身份更有利于获得患者的信任,患者愿意向他反映心声;也由于行政身份参与社会活动多,学习机会多见识广,其政策水平更易做好患者的交流沟通工作;另一件事就是消化患者的呼声和要求,作为参政议政的素材,充分利用党派和政协平台,深入调查研究,提出意见建议,发挥好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

对于医院的常务副院长这一行政工作,袁建树认为,评价医院管理水平的最高指标就是患者的满意度,与患者交朋友,只要患者的呼声和要求与医院管理相关的,就加强研究,并举一反三,抓住医院管理中的共性问题,努力给以完善和解决,医院一定会越办越好。

专业就是医治患者的眼病,行政就是不让患者再添心病。袁建树医生的这一理解,富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是他务真求实工作作风的体现,也是对“参政为民”最好的解读和践行,使我进一步理解了袁建树把 “看一位病人交一个朋友,做一台手术铸一个精品”作为自己的座右铭的初衷。

 架一座患者与政府的桥梁

作为宁波市政协常委和民革宁波市委会副主委,在每年的政协大会上袁建树都是报刊上有声音、屏幕上有形象的热点人物。原因在于,他能从患者中了解到群众迫切的呼声和要求,提出的问题接地气;他的行政工作又能更好地把握政府在医疗卫生工作改革中的走向和可能产生的问题,提出的建议有高度。

宁波虽然是经济发达地区,但从来自边远农村的患者朋友中了解到,我市城乡医疗资源极不平衡,特别是城乡医疗保险不对接,造成农民看病不便、小病不看酿成大病等种种不合理现象,他经深入调研后提出了实施“宁波地区医联体”的建议,以增强医疗改革合力,建立完善“三医”联动机制,解决医疗资源配置结构性矛盾。这样的建议当然吸引各方眼球。

面对家长们对孩子近视眼发病越来越低龄化的无奈,而不良治疗方法可能耽误最佳治疗时机,袁建树在政协大会上提出了“关于建立宁波市学生眼觉健康指导中心”的提案,动因是急家长所急,其实是事关民族健康素质的大问题。为了让这个提案真正落地,袁建树多次与教委、疾病控制中心等多个部门协商,协助制定工作细则落实工作人员。袁建树坦言,参政议政,不只是建言献策,还要身体力行。

近几年来,袁建树共提交提案23条,内容涉及到医疗改革、学生视觉健康、居家养老、药品零差价改革、公立医院改革等。在与患者朋友交流中发现问题,利用政协、党派平台深入调研,提出深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意见建议,这些意见建议无疑发挥了政府与人民群众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

为更好地服务群众,袁建树利用业余时间在宁波电视台“讲大道”栏目、宁波市图书馆“天一讲堂”和鄞州区“明州大讲堂”等开设眼科健康知识专题讲座。对一些工作中的感悟作理性的思考,以给更多人以启迪,是袁建树服务社会的另一途径,他的《成本——效益分析在医院管理中的应用》发表在《医院管理》杂志上,《如何发挥政协委员在构建和谐社会中作用的思考》等体会文章,获得好评。

 专业与行政的和而不冲

袁建树有一个“神仙阿爸”的外号。缘于一名眼疾已严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中年患者,跑了多家大医院都认为:手术治疗风险太大, 成功率太低,建议保守治疗,除非是遇上了神仙阿爸才有可能给你手术。这位患者打听到宁波的袁建树医生,是一位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敢为患者冒风险的少壮派专家,就前来碰运气。袁医生真的接受了她的手术请求,并通过手术治愈了她的眼病,这位患者和她的病友们激动之余,联合请来了宁波电视台“讲大道”节目记者,做了一个 “患者心中的神仙阿爸”专题片以示感谢。从此袁建树就有了这一外号。袁医师确实担当得起这一评价,他还于2015年给一位113岁的老人做了白内障复明手术,创下国内年龄最大的老人复明手术的记录。对此,袁建树的回答是,他敢这么做的最大底气,在于与患者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友谊,减少了手术意外可能引起的后顾之忧。

袁建树的专业技术能力无疑很强,但是大量的社会兼职,是否会与他的本职工作产生时间和精力上冲突?在他看来,只要合理的安排,只要不去计较个人得失,很多冲突是可以解决的。社会兼职给了他更丰富的社会资源和发挥才华的平台,对做好本职工作具有强大的促进作用。袁建树回顾了他在宁波市第六医院工作的12年,组织创建的市六院眼科中心成为医院的“三大”重点学科之一,培养出的眼科团队——“六院眼科”成了宁波市级综合性医院眼科的领头雁。六院眼科的发展是各方关心支持的结果,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没有社会兼职的“纯专家”,不可能调动那么多资源打造出“六院眼科”这一品牌。到宁波市眼科医院担任常务副院长以来,他又把各种社会资源形成合力,医院眼科获得了“浙江省眼科(县区)龙头学科”的称号,成立了“宁波市防盲技术指导中心”,医院综合实力、医疗服务、发展规模在浙东地区保持前列,他自己也成为了学科带头人。

袁建树认为,本职工作出色相当于完成了一半的社会工作。作为一名眼科医生,首先必须医德高尚、医术精湛,这样患者一旦知道我是一名政协委员,就自然认为政协委员就是不一样,知道我是一名民革党员,就会联想这个组织一定不一般。作为一名兼职政协常委和党派副主委,能给自己所在组织争光,就是对这个组织最好的奉献。

作为市政协常委、市民革副主委和眼科医院的常务副院长,袁建树和他的医疗团队每年都参加市区二级残联、民政等部门的免费白内障复明公益活动,参与民革宁波市委会组织的各种白内障免费复明慈善公益活动,分别与其他党派、慈溪市妇联等单位联合开展白内障免费复明活动,还远赴宁波对口支援单位青海省天峻县这座从未有过眼科医院的县城实施白内障复明手术;他们组织开设的旨为社区老人眼病患者志愿服务的“眸目工作室”,成为省、市两级“社会服务先进单位”。袁建树说,是常务副院长的身份,使他能够调动医院的行政资源服务社会,是各种社会兼职中的平台,使宁波眼科医院能在服务社会中美誉度不断提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