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秀良:治水工作要形成制度化、常态化
发布日期:2016-06-22 

  崔秀良委员在提案中指出:借助全面推进“五水共治”这一重要契机,找出问题症结,采取有效措施,确保治水实效,推进河道水环境持续改善,将是各级政府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工作重心。

  崔秀良委员认为,目前我市河道水环境治理存在如下问题:

  一是水面率不足。目前宁波市河道水面率平均值只有5.1%,低于整个浙江省的6.2%,老三区的情况更为糟糕,江北区水面率甚至只有2.9%,区域蓄洪泄洪排涝状况堪忧。这对于宁波这样一个承担着巨大防汛压力的沿海城市来讲,水面率是严重不足的。

  二是河道渠化情况严重。硬质河坎建设比例过大是目前河道整治建设中的一个通病,砂浆混凝土阻断了水域与陆域、浅层地表水之间的联系通道,河道自我净化能力被削弱;水生物失去休憩、繁殖、觅食的场所,生物链遭到破坏,对整个水生态环境影响严重。

  三是河道积淤现象普遍。由于没有建立起常态的河道清淤机制,目前河道普遍存在淤积情况。河道淤积一方面削弱了河道的泄洪排涝能力,另一方面,长期淤积的河道底泥对河道水质污染明显。

  四是河道水质持续恶化。以高新区为例,虽然近年来,高新区着力创新发展理念、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积极培育新兴产业,区域内工业生产对河道的污染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是河道水质情况一直没有改善,究其原因,就是上游河道水质已经恶化,下游区域无法解决上游河道污染问题。

  五是河道污染源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目前,一些区域污水管网收集系统较为完善,污水直排河道现象逐步杜绝,但是雨水排水口污染河道情况仍然较为严重,污染来源主要有初期雨水、地面环卫冲洗水以及地块生活废水通过雨水管道排入河道等,对河道的污染影响也是巨大的。

  除此以外,土地的成片开发建设,使得很多现状河道的自然形态被改变,大量支流河道、河汊被填埋,大量原本弯曲的河道被拉直,河道蓄洪泄洪能力减弱的同时,也加剧了河道对土壤的冲刷程度。地面硬化程度进一步加剧,用于涵养水土的植被覆盖率减少,导致水土流失、河道积淤等情况日益突出。

  崔秀良委员认为:河道水环境治理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综合性工程,治水工作要形成制度化、常态化,治水措施要注重系统性、长效性,沉下心、耐住寂寞,不能追求短期效果,做一些表面文章;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扎扎实实做好各项治水工作。为此,他建议:

  一是完善法规制度,形成工作合力。目前河道水环境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还相当缺乏,仅有的几部河道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和国土、规划、环保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兼容性也不是很好,甚至还存在相互矛盾情况,没有形成工作合力。因此,做好顶层设计,进一步完善水环境治理方面的法规制度,明确各部门的职责和工作目标,是下一步治水工作的关键。

  二是加强互动协作,开展联合治水。要积极探索联动一体化、联防责任化、联治高效化、联商常态化的治水模式,建立完善跨行政区域河流的联合治理机制,合力解决跨行政区域的突出水环境问题,提高跨行政区域水环境治理水平。针对不同部门之间的河道水环境治理问题,要适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并设置固定的部门联络员,定期协商工作存在交叉、需要联合解决的问题。

  三是强化政府监管,严格源头管理。将城市水面率、地面硬化率等指标作为一个区域主要规划指标来控制,着力提高城市水土涵养水平和减少雨水地表径流系数,将会有效缓解城市防洪排涝压力。另外,持续提高城市污水管道覆盖范围,加大政府部门对市政排水管网尤其是开发地块内部末端排水管网建设的监管力度,深化初期雨水污染问题的课题研究,截污纳管,是减少排水管道对河道污染的有效途径。

  四是完善治水机制,突出常态长效。推进河道清淤、清障、清洁常态化,加大对各类涉水违法事件的打击力度,在保护好现有水域的基础上改善水环境。从“政府包干、群众观望”模式向“政府主导、全民参与”模式转变,强化政府在治水过程中的引导作用,推进水生态建设工作。积极开展各类宣传活动,通过各种途径,采取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大力宣传治水工作的重大意义和相关政策,普及相关知识,筑牢群众基础,形成治水工作良好的社会氛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