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各地政协开展“万千行”活动综述
发布日期:2016-04-13  信息来源:联谊报 信息作者:郑锐

  持续深化开展“三级政协联动、万名委员同行、助推完善和落实‘五水共治’长效机制建设”民主监督“万千行”活动启动后,各市、县(市、区)政协纷纷响应,全省12935名委员参与,组成1222支小分队,赴江河、村镇、企业以及“两路两侧”“四边三化”问题点位开展明察暗访。在全省三级政协的周密部署、精心组织下,活动充分调动了委员积极性,激发了委员主体意识;与各级各地舆论媒体相呼应,放大了民主监督作用和影响;集中主题、集中时间、集中力量、集中智慧,产生了聚焦效应;活动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取得明显成效,为今年持续深化开展“五水共治”和“两路两侧”“四边三化”民主监督打响了首战,起好了开局,营造了氛围。

  阳春三月,烟雨江南。由全省三级政协、万名委员共同参与的“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万千行”活动为浙江大地注入了春的活力。

  3月22日上午,省政协主席乔传秀在浦江县金狮湖清淤现场向全省三级政协和广大委员发出动员令。22日至24日,省、市、县(市、区)政协主席会议成员分别带队,分赴万里江河看水质、查清淤、找短板,深入万个村庄看管网、查运营、研机制,督查“五水共治”长效机制落实及“两路两侧”“四边三化”问题点位整治情况,全力促进水岸同治、城乡并治,全力助推“三个不带入”全面小康决策部署的贯彻执行。

  三天时间里,全省有12935名政协委员参与,组成1222个民主监督小组,查看了3053条河道、914座污水处理厂及2608个“两路两侧”“四边三化”问题点位,发现问题2624条,提出对策建议2544条……这一个个翔实的数据,彰显着我省各级政协和广大政协委员的履职热情和“一线”精神状态。

  万千行,行出的是一份责任担当

  “这个管道还有生活污水,要及时堵上,查到源头”;“这段游步道有一些白色垃圾,长效清洁管理要跟上,应及时打扫干净”。杭州市西湖区政协委员彭萍在参与紫金港河河道整治民主监督时,一边拍照一边记着笔记,并不时地对属地街道城管科负责人提出意见建议。对“万千行”活动的积极参与、真情履职,凝聚着各地政协广泛动员、力求实效的不懈努力,体现了委员们的责任担当。

  为使活动取得实效,杭州市政协做到人员、组织、范围的全覆盖,全市政协共组建了189个督查组,组数是各市最多的。同时,杭州市政协主动加压,要求各组督查任务翻番,并在督查过程中,将“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与“两路两侧”“四边三化”民主监督立体推进、协调实施,以改善人民群众生活环境为出发点,开展多视角、精准化民主监督,更加全面、更大力度地体现了“万千行”活动要求。

  参加活动委员人数最多的宁波,市政协十分注重与部门联动,活动中主动邀请市“五水办”、市委农办、市住建委、城管局、环保局等部门领导一起参加督查,确保调研监督发现的问题短板、提出的意见建议能及时传递给政府相关部门,便于存在问题的整改落实。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次督查前市政协创新举措,专门给我们进行事先培训,让我们更清楚地知道去看什么,怎么看。这就让我们心中有底了,为我们履好职、提出高质量的建议起到了切实的指导作用。”温州市政协常委虞秋生说。据了解,温州市政协事先对参加活动的各组协调人和联系人围绕“河道”、“村庄”、“污水处理厂”、“两路两侧”四个方面,详细讲解检查重点和内容标准规范,提出“万千行”活动22条检查标准。如城镇污水处理厂要坚持“五看”,一看设计规模与当前处理能力,二看污水处理工艺与污泥处置方式,三看进水在线监测主要指标,四看工业废水与生活污水占比,五看出水在线监测主要指标及出水水质和污水处理厂运营方式。这样,让督查人员知道干什么,怎么干。

  绍兴市政协注重发挥界别优势,30个界别活动组在相关专委会的协同下,以小分队的形式分别到指定的责任河道,开展“一对一”督查;嘉兴市政协加强宣传为活动蓄势加力,做到监督小组到哪里,宣传人员出现在哪里,鼓舞了广大委员的积极性;丽水市及各县(市、区)政协精心制定活动实施方案,为委员们制定印发活动工作手册……

  超前计划、周密部署、精心组织、多方联动,各地政协为确保“万千行”活动取得实效纷纷亮出了“绝招”。

  万千行,行出的是一份民生情怀

  山美、水美、环境美是民之所愿,委员们带着这份民生情怀,用脚步丈量每一条河流,用慧眼发现每一处的美与不美。

  绿树成荫,清水环绕,青瓦白墙。“太美了!”看到衢江区湖仁村的变化,衢州市政协委员任锦丽由衷感叹。

  湖仁村是衢江区的东大门,曾是有名的脏、乱、差村。自开展“五水共治”及“四边三化”工作以来,推出了“三全”机制——全民保洁、全民分类、全面包干,做到了“三无”——无垃圾、无垃圾桶、无保洁员。每户划定“红线包干区”,大家自觉做到“四包”——包卫生、包秩序、包房前屋后绿化管理,包家禽家畜圈养,并每个月进行考核,公开评比,形成机制。现该村已成为全镇第一个通农民饮用水的村,第一批完成生猪整规的村,第一个完成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村。

  “以前这湖边我们都不敢站,太臭。现在变得这么美了,村里人都喜欢来这散步。”站在碧波荡漾的清皎湖边,村民陈大爷笑了。

  在绍兴的西小河历史街区,在乐清的界岱村,在全省各地,这样的蜕变正不断上演。委员们看在眼里,笑在脸上。

  同时,委员们深入一线督查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6座污水处理厂,除了位于县城的1座污水处理厂正常运行外,其余5座都未正常运行,处在‘晒太阳’状态。”委员们在文成发现的这一现象,在全省各地还存在一定程度的普遍性。有的河岸各户截污纳管虽然完工,但泵房迟迟未能开工,建好的截污纳管无法归集汇入总管,污水处理的“最后一厘米”始终没有着落。“截污纳管工程建设进展缓慢,是污水处理环节出现‘短板’的根本原因。”瑞安市政协委员余蓉分析认为,截污纳管铺设和污水处理厂建设进度不匹配,才导致了各地污水处理厂闲置现象,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克服当前资金不足、技术欠缺、政策处理难等困难,加快截污纳管建设。

  三天的督查,行程紧凑,有的督查组冒着大雨,顶着狂风,一脚踏进泥泞的河岸;有的督查组辗转多处,错过了就餐时间,就买个烧饼充充饥……

  万千行,行出的是一份智慧力量

  细雨绵绵,海风徐徐。在洞头县东屏街道五村联合生活污水处理工程现场,街道负责人正热情地为督查组讲解着农村微动力生活污水处理的成效。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的运维情况是此次督查的一个重点。

  “这套设施建成运行几年了?倒一杯出口的水我们看看?”督查组委员早有准备。

  蹲下身子,端起水杯,凑近鼻子。“这水单看颜色就达不到排放要求,味还很臭。设施该维护了,不然很难继续运行。”

  一句话,说到了街道负责人的心里。“是啊,设备运行五年了,当时效果很好,但现在大不如前了,确实需要大修了,可是钱从哪来呢?”

  这一反问,让委员们陷入深思,大家议论纷纷。

  “有个村庄,171户村民,每户每年出资100元建造污水处理设施,一年收入仅1.71万元,而污水处理一年电费就需3万元,如何持续?”委员们建议,明确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垃圾处置运维经费保障政策,在建立第三方运维机制的同时,省、市、县级财政要有明确的分担体系,将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维护和运营纳入财政预算。同时适当增加资金倾斜力度,建议通过生态补偿的方式,适当增加对县市的资金支持。

  治水非一日之功,重在长效,难在跨区域。“嘉兴地处下游平原,约70%的水来源于杭州、湖州、苏州三地,这类跨行政区域治水需省里统筹,单靠一地孤掌难鸣。”嘉兴市政协委员倒出的苦水,其实也是各地委员们的一个心结。区域联动机制尚未有效建立,交界区域责权界定还不够清晰,常态化联合监测、巡查、执法不够到位,这块硬骨头要怎么啃?

  委员们提出,要建立“一河一档”,明确综合治理责任区域,对区域内发生的环境问题,实行同步治理,限期整改;在交界断面上下游设立监测点,实行水环境联合监测,建立重大问题信息通报制度,每年开展河界突发事件应急联动演练;组建流域内上下游地区环境执法机构和队伍,每年定期开展联合执法,切实加大跨区越治水力度。

  “要加快研究污泥处理消化有效办法”、“抓紧开展浙江省水环境区域生态补偿试点工作”、“‘两路两侧’问题点位要加大整治力度”……针对督查中发现的问题,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三天的“万千行”活动是站在新起点上的又一次重磅集结。全省各级政协和委员们以归零的心态、翻篇的姿态、奋发的状态,为“三个不带入”全面小康决策部署的贯彻执行贡献新力量,续写新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