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二十辑)》
塔山遗址发掘经过
字号:[  ] 发布日期:2015-09-18  信息作者:郑松才

  塔山位于浙江省象山县丹城镇东郊,是一座知名度不高的小山,1988年却赋予了塔山新的涵义。

  1987年冬天,象山中学学生励江一在塔山偶然发现陶片,并上交给时任象山中学历史教师胡朝胜先生。胡先生看了陶片后,感到时代较早,约励江一同至塔山现场察看,发现现场有许多时代较早的陶片,他即于1988127日把此信息报告给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翌日,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夏乃平、符永才两同志至塔山调查,极为惊喜地发现了分布在塔山南麓缓和坡地上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于是以塔山为名,把此遗址定各为塔山遗址。同年6月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刘军、蒋乐平,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林士民、丁友甫等一行6人来象山进行实地勘察,王庆祥副县长和符永才、夏乃平陪同。通过剖面及见到器物残片分析,大致推断了该遗址的性质和年代。为了进一步了解塔山遗址文化内涵,198945日至11日,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委托,对塔山遗址进行试掘参加人员有丁友甫、贺宇红、符永才、夏乃平、郑松才等,试掘方2×米,位于遗址南面,通过试掘获得的材料分析证明遗址是保存较丰富的新石器时代至商周时期的文化层堆积。试掘时出土了一件碎成许多片的良渚文化典型器物黑皮陶双鼻壶,后经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修复部修复成完整器,典雅、古朴,历史艺术价值较高。同时经探洞调查,确定该遗址面积约1.5万平方米。

  1990年,由于县政府计划要在塔山建广播电视差转台,塔山遗址价值论证迫在眼前。经县文管会办公室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多次协商后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决定对塔山遗址进行第一期抢救性发掘。发掘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县文管会办公室、宁波市博物馆协同;考古队由蒋乐平同志任领队,王海明、丁友甫等十多位同志为队员。于1990928日正式动工,发掘经费由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负责筹集。发掘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布5×5探方6个,编号为90xT1010T1011T1012T1110T1111T1112,发掘较顺利,出土大量陶片、石器及灰坑等遗迹,体现了塔山遗址较为丰富的内涵。113日,开始第二阶段发掘,发掘区在第一阶段的西、南方向,共布5×5米探方8个,编号分别为:90xT0811T0911T0810T0910T0809T0909T1009T110911月底在90xT0910T0911两探方七层下发现一条呈南北向红烧土堆积墙体,在90xT0811发现用陶片铺地的层面,经考古队员现场认真研究,确定为塔山先民房屋遗址,距今约5000年,这使发掘队员较为振奋。12月初,发掘几近尾声,呈现在眼前的是接近于原生土土色的发掘面,另外还分布有不成规律的青灰色泥充填的柱洞;但使人惊奇和兴奋的是通过对这一黄土层进一步揭示,暴露了塔山先民墓葬群,皆为竖穴土坑墓,单人葬、墓坑、尸骨保存得较为完好,还出土了较完整的陶器、玉石器等随葬品一至七件不等,总体较为平均,部分墓葬还存在着叠压关系,这说明塔山先民墓地延续了一段时间。当时根据墓葬群有向西南方向扩展的趋势,就进行了必要的扩方。墓葬群的发现在象山县城引起了很大轰动和反响,前往塔山遗址发掘现场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大家都对塔山遗址保存着如此完整的6000年前墓葬群发出惊叹,也为象山的史前灿烂文化而骄傲。此消息《宁波日报》、宁波电视台、《象山报》、象山有线台等都进行了报道。发掘将近结束时,在发掘区东面50米处试掘2×10米探沟一条,以了解塔山遗址东面文化层堆积情况。1226日,第一期发掘基本结束。第一期发掘总面积460平方米,发掘经费约4.5万元。发掘期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军先生、社科院吴汝祚教授前来现场指导,县领导也都前往现场慰问发掘队员。古墓葬群被发现以后,还专门邀请上海自然博物馆黄象洪先生来现场进行人骨架鉴定,形成了《塔山遗址人骨架鉴定报告》。

  1991716日到920日,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蒋乐平等一行6人前来象山整理塔山遗址出土器物,地点在原象山县文管会陈列室。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派史久浩参加。通过分型分析,由蒋乐平形成塔山遗址第一期发掘成果报告。19911029日,县人民政府在县图书馆举行’91宁波市国际旅游文化节象山塔山遗址首期发掘成果新闻发布会,市、县有关领导,省内外报刊记者、文博专家等80余人参加。新闻发布会由象山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包国民主持,象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陈世灿致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军先生作“象山县塔山遗址首期发掘成果报告”,上海自然博物馆副教授黄象洪先生作出土人骨架鉴定说明,蒋乐平先生进行出土器物幻灯片介绍。此次新闻发布会引起海内外新闻界、史学界的广泛关注,《文汇报》、《新民晚报》、《光明日报》、《浙江日报》、《钱江晚报》、《中国文物报》、《宁波日报》等都作了专题报道。第一期发掘成果也得到了国家文物局高度评价,国家文物局认为,象山县塔山史前文化遗址的发现和发掘对研究江南地区史前文化乃至中国历史有重要意义。

  为获取研究塔山遗址文化性质更为丰富的资料,特别是古墓葬群资料,经国家文物局批准,19933月中旬到6月中旬,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主持了塔山遗址第二期发掘。发掘领队仍为蒋乐平,队员有王宁远、孙国平、陈贤锋。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协助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做好征地、生活安排等一些事务性工作。发掘经费3万元,由国家文物局专项拨款。这次发掘范围是第一期发掘区在西、南方向的扩大,发掘总面积约250平方米,此次发掘在春夏之交进行,雨天较多,因而发掘大都在泥泞中进行,工作十分辛苦,进展也较缓慢。第二期发掘进一步揭示了塔山遗址文化内涵,主要收获有七层下新发掘出了十几座新石器时代墓葬,较具地方特色,基本揭示了九层下墓葬群在西南方向分布情况。1994年蒋乐平等在宁波慈城工作站对塔山遗址第二期发掘品进行了室内整理工作。蒋乐平先生总结分析了两期发掘资料,形成了象山县塔山遗址第一期、第二期发掘报告,发表于1997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上。报告认为塔山遗址文化层厚0.8-2.3米,可分作十个地层,分属两个大的文化时期,即新石器时代文化和商周时期文化。塔山遗址内涵丰富,六千年前古墓葬群发现更具研究价值,所以塔山遗址的发掘是浙江省在钱塘江以南地区所作的一次重要考古,遗址的内涵填补了宁绍平原南域史前文化的空白,它丰富和补充了河姆渡文化的内涵,并且为河姆渡文化后续文化研究和体质人类学研究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实物资料。

作者:郑松才,象山县文管会办公室主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