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二十辑)》
保国寺维修与开放
字号:[  ] 发布日期:2015-09-18  信息作者:许孟光

  70年代,保国寺是宁波市唯一的一所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但是,保国寺主体建筑大殿等因年久失修,急需进行全面维修保护。为此,1976516日,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发文成立专门管理机构——保国寺文保所,编制为三人。7月,我由组织安排,分配到市图书文物馆①,具体到保国寺工作。我也是在编人员中第一个报到的人。

  几天后,市图书文物馆副书记虞逸仲同志带我一起去保国寺。当时保国寺还未通车,须乘班车到洪塘下车,然后步行七里,经安山大队,再登山上保国寺。在保国寺负责维修施工的是比我早一年到市图书文物馆工作的丁友甫同志。

  那时的保国寺仍归园林处管理,人员较杂,有园林部门的工人、文物部门的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还有20多位属宗教部门管理的年老体弱的僧尼。文物、园林各自为政,僧尼们更是各行其是。由于机构问题尚未解决,一段时间,我暂在天一阁上班,做一些考古、文保方面的辅助工作,或在节日到保国寺代丁友甫值班。我本对文物、文保方面的知识毫无所知,在这段时间和老同志一起工作中,耳濡目染,逐步对文物工作有所了解。

  我作为保国寺文保所的管理干部正式到保国寺开展日常工作

  是在1977年的下半年。由于文保所其他两位同志尚未到,因此,一段时间内,在保国寺主持日常工作的仅我一人,另有两位临时工作我的帮手,主要任务是维修和接待等。

  ① 后来,图书与文物分家,恢复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


  19797月,经市政府协调,保国寺文保所正式挂牌。组织上调原洪塘公社党委副书记王子庆同志任保国寺文保所第一任所长,我作为他的下属与助手,开始了保国寺继大殿、天王殿之后的全面维修与对外开放工作,直到王所长离休、1984年我离开保国寺,所历之事林林总总,总的说来除日常管理外,主要有二大方面工作:一是继续进行维修施工;二是搞好陈列开放和接待工作。对于保国寺的保护、维修与开放,我亲历亲闻的几件事印象较深,现记述如下。

保国寺的保护与维修

  一、保国寺大殿维修

  1973年对保国寺大殿屋面进行过一次维修。因盖瓦时用的是望板上铺青灰的北方做法,结果湿气不能及时散发,加速了望板、椽子的霉烂糟朽,屋面严重渗漏,部分梁枋、柱子由于白蚁蛀蚀等原因糟朽,国家文物局于1975年拨款进行大修。这次大修,国家文物局和省、市有关部门极为重视,成立了维修领导小组。我国的古建筑专家李卓君先生和省文管会的古建筑专家王仕伦先生长驻寺中指导维修工作,我国著名的古建筑、文物保护专家罗哲文、祁英涛等曾多次到现场进行工作指导。维修中严格遵照“不改变原貌,整旧如旧”的原则,有的柱子、梁枋等内部已蛀空,但外表皮层尚好的,就采用掏空里面糟朽部分,用高分子材料灌填的办法予以加固,不但恢复了梁柱的原有载重力度和刚度,更重要的是保存了宋代的木构件。保国寺大殿的维修,是我国第一次将高分子材料用于木结构古建筑的维修并获得成功的范例。从此,高分子充填料作为一种新的维修材料在我国的古建筑维修中得以广泛应用。

  保国寺大殿维修中,我市的民间木工师傅采用高超的传统手法,解决古建筑维修中高难度的技术问题,令人叹为观止。大殿东北角有一角柱,由于严重糟朽,经专家鉴定已无法用高分子材料等手段来加固,只能换新。但换角柱难度甚大,柱头上顶着成组的斗拱、梁架和几吨重的屋顶,二边均有梁枋相连,要调换必须卸下屋顶,拉开梁枋,不但工程大,而且也将给其他构件造成损伤。在颇为棘手之时,承担施工的奉化籍老木匠自告奋勇,声称他有办法不用大动干戈,即可将柱子调换。在场专家听他说得有理,决定让他一试。该老木匠巧妙利用木结构榫卯之间的弹性,用木“麻雀”这边敲敲,那边打打,经过几天时间,竟将旧柱换下,新柱天衣无缝地复位。在场人员均为他的绝技所折服,李卓君等古建筑专家,更是大为感动,感叹在江南还有如此身怀绝技的能人,也叹息民间手工绝技的逐渐消失。

  保国寺古建筑群的全面维修工作始于1975年,到1977年上半年已完成大殿、天王殿及少量偏屋的维修。接下去的任务是进行观音殿、后殿、藏经楼、钟鼓楼、偏房、斋房、客房等等的维修。当时承担维修施工的泥木工等由维修领导小组自己组织,后来,由洪塘建筑工程队为基本力量。维修工程中碰到的最大问题是除了缺少经费之外,就是木材、水泥等建材的难办。在当时计划经济形势下,什么东西都要有指标,木材更为紧缺。保国寺维修虽为市里的重点工程,但我们仍常为0.5立方米的木材而东奔西跑,到王子庆同志上任后,凭他的老关系,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这样基本上是每年确定一个项目,逐年维修了观音殿、藏经楼、东西斋房、偏屋及围墙等等。并按保国寺总体规划,迁建了明代古建筑、唐代经幢等等。

  二、西法堂的维修

  保国寺的维修基本上是按部就班,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在1980年维修西法堂时,也留下了一些遗憾。

  西法堂位于大殿的西侧,依山而建,外观为重檐硬山式楼房,实为高平屋,是寺内除中轴线上主要建筑外,单位面积最大的斋房。其结构为抬梁与穿斗混合式,用材较小。由于年久失修,屋面严重渗漏,又加上潮湿等原因,木构架几乎都已霉烂,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室内地板也已烂尽,露出了山体,长出了草,需要尽快抢修。如按古建筑常规的维修要求,除经费外,还需近百立方的木材,这在当时是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我和市文管会办公室的老虞、老林商量再三,并征得省文管会领导的同意,决定采用水泥仿木结构的方法,因水泥与钢筋相对比较容易办到。除椽子和高1.7米的108扇窗和6扇门用木材外,上从梁枋、柱,下至地板全部用水泥仿制,而且因该建筑今后作为陈列室使用,故门窗设计全采用现代风格。工程由洪塘公社建筑队承担,1980823日开工,12月初梁架结构全部完工。翌年3月,工程竣工,得到了省、市文物部门领导的好评,认为工程进度快,虽与大殿仅隔二三米,但具有很好的防火作用。现在回想起来,此举实是古建筑维修中出于无奈的败笔,此法决不可取。

  三、迁建明厅堂修复被毁僧房

  保国寺观音殿西侧,原有僧房三间,19624月,因僧尼不慎失火被毁。年久日长,遗留下来的屋基地成了僧尼的菜地,使完整的保国寺古建筑留下了一个缺憾。因此在保国寺古建筑群全面大修时,市文管会和保国寺文保所制订了古建筑群的维修总体规划,计划修复部分被毁掉的建筑。

  19817月,我们获悉位于中营巷34号的十七粮站打算将旧房拆掉建新房,该旧房原为黄氏“进士第”,系明代古建筑,原规模较大,现仅存大门和正厅。大门,单檐悬山顶,双柱单间,两根石柱上插拱出挑。正厅,单檐硬山式,面阔三开间,方砖墁地,梁架古朴无华。当时的市文管会办公室主任虞逸仲、保国寺文保所所长王子庆和我三人商量后,决定将该建筑搬迁至保国寺。这样,既保护了明代古建筑,又弥补了保国寺偏房火毁后留下的空缺。我们三人作了具体分工,由王、虞两位老同志到省、市计委,木材公司等地奔走、游说,落实木材指标,我开始测绘、拍照及编号等工作。拆迁工程由洪塘公社建筑队承担,一共进行了二天,四吨车装了十几辆。该建筑的正厅于1982年在保国寺观音殿西侧原僧房址上进行迁建。迁建时,因原门、窗等已毁坏,而本地又找不到明代厅堂门窗的实例,只得跑到绍兴求援,将绍兴明代古建筑吕本故居修复工程中的门窗设计图作为参考。因迁建的地方是一个高坡上,原路狭小不利游客行走,故对其重新设计,与施工人员进行多次探讨,最后采用了我提出的二平台八字形台阶的布局做法,便于上下分道行走。台阶的栏板、望柱等,因限于经费,只得采用水泥仿石制作,虽经加色做旧,但质感总不理想,为一憾事。因该地历史上曾有过“迎薰楼”建筑,故特地在其步阶入口的天井两侧种上桂花,以示“迎薰”之意。

  这样,市区内一幢明代古建筑“进士第”,其厅堂成为保国寺古建筑群的组成部分,大门后来成为白云庄的正门。后来范宅在修复仪门时也参考了该门的营制。

  四、唐经幢和清砖雕屏风的迁移

  给我印象颇深的还有唐代经幢及清砖雕屏风的迁移施工。

  现保国寺收藏的古建筑装饰艺术品中,有一组不可多得的砖雕工艺精品——砖屏。砖屏共有16幅,每幅砖屏的正面为清代六抹格扇门形式,高2.33米,宽0.51米。上部芯子部位浮雕历史故事,每扇各不相同,有高山流水、北海牧羊、博士传经、东篱采菊、踏雪寻梅、商山四皓、竹林七贤等等,雕刻精细,下部裙板部分为吉祥图案。

  这16幅砖屏来自乍山乡黄山村的“大夫等”,宅主王严理,字守一,清道光四年(1824年)卒,享年68岁。该宅由台门、前厅、后厅等组成。部分建筑已毁,前厅、后厅之间有分隔墙,中设一门,门两侧朝北墙体上各嵌砖屏8幅,面向后厅。这些精美的砖屏能得以完整保存,实为不易。但是这些砖屏均露天嵌在墙上,遭受雨打日晒等自然损坏,再加上艺术精品常受观赏者触摸、拓印等人为因素损伤,砖屏的表面已开始风化,特别是其下部已出现苏碱现象,如不及时采取保护措施,这些幸存的艺术精品可能会在岁月的风霜中湮灭。因此,当时市文管会办公室主任虞逸仲、保国寺文保所所长王子庆及林士民和我研究决定:将其拆到保国寺保护。虞逸仲、王子庆两位负责做好乍山公社和当地生产队领导及群众的思想工作,得到当地的大队干部的大力支持。

  我负责具体的拆迁工作。我到现场后,仔细观察了砖屏的结构,发现每扇砖屏的上下部从裙板上侧横档处平直分离,而砖屏的芯子部位和裙板部位则按图案内容由不规则形砖块拼而成,如果一不小心摆乱则很难复原。我仔细丈量了尺寸后,回到保国寺,经反复思索,拿出了一个方案:将砖屏分成上下两部分,根据两部分两种不同的尺寸定制木盒各一只;16扇共计32只木盒,将砖屏与木盒均编上号。拆迁施工由洪塘建筑队承担,为了保证施工的顺利进行,我对施工人员进行了妥善的分工。由于准备工作充分,拆卸工程顺利完成,并按原计划运到保国寺。如今这批砖雕屏风已作为保国寺内珍贵的古建筑装饰艺术品加以收藏,并向观众展出。

  现保国寺天王殿处两侧耸立着两座唐代经幢,这两座经幢系慈城镇慈湖边普济寺和江北区永寿庵之物。

  慈城普济寺建于三国赤乌年间,为我省最早的寺院之一,寺前立有建造于唐开成四年(839年)的经幢一座。后该地为慈湖中学所在地,经幢保存在校内。历经一千余年,经幢的宝顶等已失,仅存幢身、云盖及须弥座。幢身呈六角形,上镌书法家奚虚已所书的陀罗尼经;须弥座的束腰部位,浮雕力士像。该经幢历史悠久,制作精美,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民国期间,为使经幢免受雨雪侵蚀,盖有水泥结构的亭子一座,加以保护。19633月,省人民委员会公布为省级文保单位。近年来,发现该经幢周围常堆杂物和石灰等建筑材料,省、市文物部门担忧经幢受到损害,又因其在学校内,不利于供人观赏。198156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发文,明确将该经幢并入保国寺保护。迁移工作得到学校领导的大力支持。19831024日,我率洪塘建筑队工人随带工具到现场,拆卸中,为尽可能完整保留水泥亭,实现进行了周密的研究,最后采取用板搭斜坡卸幢的办法,顺利地将经幢拆下,而亭子完整无损,节省了经费。整个迁移工程历时三天。

  天王殿西侧的那座经幢,原系永寿庵遗物,建于唐大中八年(854),后迁立于中山公园的大水池中,成为园中一景,“文革”时,为了不使文物遭到破坏,将它搬至市文管会内保护,后乘普济寺经幢迁建的机会,将其一同迁到保国寺。19841月,我们将这两座经幢分别立于天王殿前。后保国寺管理人员又建造了两座石台基,置幢于上,成为一景。

  这样,保国寺古建筑内已有了唐(经幢)、宋(大殿)、明(迁移的厅堂)以及清至民国各朝代的建筑,惟缺元代建筑。元代建筑在我省极少,我市已无法找到,要迁建已不可能。当时的设想是在复建山门时,设计为元代形式,以弥补不足。后来我离开保国寺,设想未能实施。

  至1984年,保国寺完成了观音殿、藏经楼、后殿及钟鼓楼以及两侧厢房、斋房、僧房等的维修,修建了围墙,安装了消防管道,改装了电线,保国寺的全面维修工程告一段落。

保国寺的的开放和利用

  保国寺另一项主要工作就是做好对外开放接待工作。保国寺明确由文化部门管理后,如何做好开放工作,陈列搞什么内容等问题及时排上议事日程。根据保国寺的文化内涵、文物价值,寺内的基本陈列为“古建筑图片陈列”。在我报到时,陈列大纲已基本成稿,我主要是做辅助性工作及陈列布展工作。《古建筑图片陈列》于19778月份开始布展,按保国寺中轴线上的四个殿,分为四个展室:第一室天王殿,主要介绍保国寺;第二室大殿,集中介绍大殿的木结构细部;第三室观音殿,以“文明古国”为标题,介绍我国各地重要的古建筑;第四室后殿,以“文物之邦浙江省”为标题,介绍省内古建筑。自1978年春节保国寺正式对外开放,到1984年我离开保国寺,在这段时间内,还曾在西斋房和藏经楼上展出过“文物藏品选展”、“宁波史迹展”等等专题陈列和临时陈列,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不等。

  一、保国寺对外开放的第一天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关闭了十年之久的保国寺于1987年农历正月初一正式对外开放。为了迎接开放的第一天,我们进行了动员、分工等充分的准备工作,市文管会也派员前来帮忙。当时安排的参观路线为从天王殿的大门入口,顺中轴线直上,经大殿、观音殿到后殿,再从后殿原路返回,由天王殿大门口,原路进,原路出。上午8时,大门一开,就有游客陆陆续续进门参观,秩序井然。到10时以后,闻讯赶来的游客越来越多,十年被禁锢的文化需求、人们对历史文化的渴望,一旦被打开,便会形成一股洪流势不可挡。那时,只见保国寺售票处瞬间排起了长队,你挤我拥怕买不到门票,大批游客涌进寺内,原先空旷的月台、殿堂到处人满为患,门口的人不断涌入,里面的人挤在一起无法出来,二股人流逆向碰挤,一时你喊我叫,秩序纷乱。我拼尽全力挤到后殿,打开边门,并安排人员指挥游客从边门出口。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从边门而出,寺内拥挤程度缓解下来,才松了口气。这时已近中午,到大门了解情况,只见天王殿两扇笨重的大木门,东边一扇已被挤下来,幸未砸伤人,几个工作人员被挤到一边,门票早已无法再售,门口的管理已失去控制,游客完全自由出入。到下午3点左右,游客洪流才退下去,工作人员个个疲惫不堪,心有余悸,天王殿前菜地早被踏成一片平地。事后统计,从上午到中午出售的门票已有7000余张,估计那天进寺的游客达12000余人次。创造了保国寺接待游客的最高记录,这个记录至今尚未被打破。

  二、筹建接待室

  保国寺要对外宾开放,一是要解决公路交通问题,二是要筹建接待室。进出公路自东邵到保国寺山脚约4500米,用民办公助的办法由当地政府负责修建。而接待室等理所当然由保国寺文保所承担。当时主要问题是选址和内部设施问题,市分管接待工作的有关领导多次到保国寺察看,选择最佳位置,原则是利用现有建筑,便于接待、休息,并按传统风格适当进行装修,不追求豪华。比较一致的意见是选用天王殿东侧原为僧房的偏旁,作为来宾的接待、休息室。后来,同济大学教授、我国著名的古建筑园林专家陈从周先生来保国寺,在游览了保国寺全景后,提出在现藏经楼上再设一接待室,理由是该处建筑高敞,视线开阔,不但保国寺建筑群可一览无余,还可近观狮岩、象鼻两山,远眺太白山诸峰。惜因该地位于寺院最后一幢楼,接待不便;而且由后至前,逆向参观,也于理不通,故最后这一设想没有实施。

  接待室选址定下后,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室内按传统风格进行布置。当时市里有的机关、食堂内有一批红木八仙桌仅作一般家具使用,我们按市领导的意见,购置了一批会议桌将其调换来,又从市文管会运来红木阁几、大座等,配置了藤椅、沙发椅等,四周还挂上了宁波书画家的墨宝。在这个接待室内我们接待了不少前来参观指导的中央、省、经市领导国内外专家、港澳同胞等宾客。

  19881月,经市政府协调,保国寺的古建筑群和山林归保国寺统一管理。19925月,经市政府批准,“保国寺公园”挂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