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二十辑)》
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修复前后
字号:[  ] 发布日期:2015-09-18  信息作者:陈定萼

  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是鄞县境内两所千年古刹。两寺不但

  是中国的著名禅宗道场,而且蜚声海外,对日本国影响尤甚。

  天童寺位于鄞县东乡太白山麓,始建于西晋永康元年(300年);阿育王寺位于鄞县东乡宝幢,始建于西晋太康三年(282年),两寺历史均有1700余年,宗风远播,名扬四方。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朝廷册定天下禅院“五山十刹”,天童禅寺为“五山”之第三山,阿育王寺为“五山”之第二山;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朝廷册定天童禅寺为天下禅宗五山第二,阿育王寺为五山之第五。

  南宋时期,日本高僧荣西朝拜阿育王寺,又到天童寺学法,回日本后创立了日本佛教临济宗。另一位日僧道元到天童禅寺修持佛法,回日本后创立了日本佛教曹洞宗。因此天童禅寺成为日本临济、曹洞两宗的祖庭。

  天童、阿育王两寺历来规模宏大,遗存和珍藏着众多的文物古迹。阿育王寺所藏的“释迦牟尼真身舍利”是佛国罕世之宝;保存的唐宋至明清的名人碑碣有极高的文物价值。天童寺亦有许多文物,并有不少历代名人名僧古迹。天童、阿育王两寺在最兴盛时寺僧达千名以上,天童禅寺保存的明末千僧大铜锅即为明证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国家有关宗教政策,两寺受到了较好保护。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两寺均遭受了严重的破坏。笔者长期供职于鄞县人民政府宗教科,对两寺在“文革”中所遭劫难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修复情况有所了解,特根据本人经历及有关资料整理记述于下。

  1966年,“文革”开始后,天童禅寺及阿育王寺首先因“四旧”、“迷信”而受到冲击。196811月,天童公社和宝幢公社的“贫下中农宣传队”分别进驻了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捣毁了两寺的全部佛像,各类法器亦被扫荡一空。天童禅寺住持、全国佛协理事、鄞县佛协副会长宽润禅师被迫害含冤而死,世寿仅六十有三。

  196910月,以“战备需要”为由,部队进驻两寺。两寺有97僧人或去农村插队落户,或投亲靠友自找出路。另有75名僧人到五乡公社,成立集体所有制的“立新工厂”其中能参加劳动的36人,实行工资制;年老无劳动能力的39人,每人每月发生活费12元。两寺历年积存的资金及粮食也划入该厂。对于两寺的其他财产,浙江省革委会政工组于同年的1015日批示:“保证部队使用外,县里可适当接收一部分,安排机关单位使用。”因此两寺的日用家具如大橱、桌椅、床铺被褥等全部被分光。

  阿育王寺的楼堂殿阁除大部分交给部队使用外,部分房屋又划给鄞县丝织厂供办厂用。阿育王寺所藏最珍贵的宝物是释迦舍利;1966年“横扫”伊始,寺僧即于农历六月初八将舍利塔藏入寺内的粮仓安全处。19704月,寺内僧人行将全部离寺下放,他们认为舍利是国家之宝,不可毁没,于是送至县财政局,交给政府保管。后转移到县文物管理委员会珍藏。

  1972年,我国与日本建立了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关系正常化,民间交往日趋广泛。日本佛教界朋友通过各种途径,多次向我国政府有关部门了解、询问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情况,并表达要前来天童、阿育王寺访问朝拜的意愿。但鉴于当时“文革”的政治局势和两寺僧出寺空、移作他用的现状,日本佛教界的愿望迟迟不得实现。

  1974年,驻天童禅寺的部队撤出,寺院房屋部分由天童林场使用,部分由福利院使用,另外一部分闲置空关。阿育王寺仍由部队的三个单位和鄞县丝厂使用。由于遭到人为破环和年久失修,两寺建筑物损毁严重,千年古刹已全无昔日风采。

  1978年下半年,“四人帮”垮台已有两年,在全国范围拨乱反正落实宗教政策。是年1010日,浙江省革委会向国务院递呈了《关于整修天童寺、阿育王寺的报告》。次日,中国佛教协会代会长赵朴初居士专程视察天童、阿育王两寺,实地了解两寺房屋被占作他用的现状。同年117日,国务院向省革委会下达批复:“同意报告中所提出天童寺、阿育王寺的整修意见,所需款项由财政部拨给。对两寺未列入此次整修计划的其他古建筑,暂维持原状,妥为保护,不使漏雨、倒塌。”财政部即拨给两寺修复费用150万元,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李先念又作出“专款专用,尽速安排,节约使用”的批示。1979123日,省革委会办公室发文:“请各有关部门,根据整修计划安排物资供应。”

  19792月,鄞县人民政府成立天童寺、阿育王寺整修领导小组,下设整修办公室,负责两寺整修的具体工作。天童寺住持广修法师任整修办顾问,阿育王寺住持通一法师任秘书。同时陆续召回被遣散的两寺僧人,使他们恢复佛教生活。316日至18日,召开了两寺整修会审会议,确定用三年左右时间完成两寺整修任务;讨论和审定两寺的房屋修缮、佛像塑造和法器添置等计划;提出了占用两寺房屋的单位必须尽速迁出问题,并形成会议纪要上报。413日,省革委会对《整修会审会议纪要》作了批复,两寺整修工作全面开展。

  自19794月至1981年底,历时二年零八个月,天童、阿育王寺整修工作按计划完成。天童寺修葺了天王殿、佛殿、法堂、伽蓝殿、御书楼、罗汉堂等近30个殿阁楼宇,阿育王寺兴建和修葺了下塔、大殿、鉴真纪念碑亭等20多个建筑物。两寺共计修缮主要殿堂54个项目,1000余平方米建筑物。重塑佛像65尊,添置法器150余件,共耗费钢材47吨,木材近800立方米,水泥376吨,赤金5.2公斤,铜4吨,锡1吨,生漆4吨,桐油18吨,合计耗资154万元。修缮后的两寺殿宇雄伟,菩萨慈眉,金刚怒目,重现了佛国梵宇庄严景象。

  两寺整修工作虽然结束了,但部分房产问题尚未解决。天童寺的禅堂、戒堂、库房、客堂、方丈殿、班首寮等12组寺房,阿育王寺的白云竹院及外万工池仍被其他单位占用。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党的宗教政策不断得到全面落实。到1987年底,上述房产终于归还给寺方管理使用。两寺仍保持了原有的寺院格局和殿堂完整。19884月,鄞县人民政府召集有关部门,就阿育王寺和天童禅寺的管理范围进行协商,并以县政府办公室文件形式发了会议纪要,划定了两寺的管理范围。

  1979711日,国务院宗教局萧贤法局长到天童寺视察。1980221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天童寺正式对外开放。7月,天童禅寺为宽润法师举行追悼法会。1981年农历四月初八,正值佛诞日,阿育王寺住持通一法师把收藏于县文管会的释迦舍利迎归该寺,全寺举行隆重的舍利归寺仪式。19816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阿育王寺为省级文保单位,198912月,天童寺列为省文保单位。19834月,国务院同时批准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为全国汉族地区佛教重点寺院。

  天童禅寺尚在修葺阶段,日本佛界人士就纷纷前来参访。19805月,以日本总持寺贯首乙川瑾映率曹洞宗大本山总持寺参拜团一行135人前来参拜。11月,以日本曹洞宗大本山永平寺贯首秦慧玉率朝拜团一行170人,由中国佛协代会长赵朴初居士陪同,参拜了天童寺,并参加了“日本道元禅师得法灵迹碑”落成法会。

  现今的天童禅寺和阿育王寺既是佛教圣地,又是旅游名胜,同时也是宁波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窗口。两寺每年接待朝拜参观的游客达100多万人次;接待国外客人万余名。两寺还应邀组团访问了日本、美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泰国等国家和香港地区,加强了与各国和各地区佛界和人民的友好交往,两寺在国内外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作者:鄞县宗教局副局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