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二十辑)》
后海塘雉堞修复始末
字号:[  ] 发布日期:2015-09-18  信息作者:洪余庆

  经浙江省文物局批准,镇海区后海塘雉堞修复工程自19918月间开工,到1992630日竣工,历时约11个月。并经省、市、区有关部门验收,认为质量较好,基本达到恢复历史原状要求。

  后海塘雉堞修复,是一处古海防文物的恢复原状的工作,对镇海区历史遗迹修建工作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为使后人了解这一修复过程,也使将来全面修复后海塘工作有据可依,现把修复工程始末,叙述如下。

后海塘与雉堞建筑历史

  后海塘历史悠久,是镇海区水利防汛建筑史上光辉灿烂的历史见证,也是抗击外来入侵的重要防御阵地,在我国水利、防御史上有一定的地位。“城负塘而筑,塘不固城亦不立”,“考之方志,而城之筑,盖当唐昭宗乾宁四年(897年)”(《镇海民国县志》、《重修后海塘记》)。这些记载充分说明建城时后海塘早已有了,距今已有1100多年的历史。

  唐朝时,后海塘为土塘。南宋淳熙十六年间(1174年),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改土塘为石塘工程,全县人民倾城而出,共投入役夫、匠民30余万人次。“而人不告劳,阅春夏二时,舍田趋役而不告病”;“仆巨木以奠其基,培厚土以实其背,镇万桩以杀其冲,石石相如,状如鱼鳞”,耗时175天,叠砌成长6025尺的石塘。到了嘉定年间,石塘已延伸到14825尺。元、明两朝亦作了修缮和扩展。

  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县令王梦弼,改叠砌石塘为“夹层石塘”,即坡面叠石改为双层石板错缝相叠,克服了“缝水抽土、塘心失土”之缺点,这为后海塘建筑创造了前人未有的伟大功绩,是海塘建筑史上的一大贡献。

  从巾子山至建城碑亭全长1300米,这一段后海塘因近海口,海面风浪极大,遇台风季节,巨浪往往从塘上翻越而过,海塘时有倒塌,严重威胁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王梦弼又在这一处海塘采用“城塘合一”的建筑方法,即上为城(北城墙)、下为塘的建筑工艺。这样塘也高了,城也高了,既能防潮流冲击,又能防止敌人越塘而入,一举两得。并在塘上的城墙部分筑雉堞,覆以压顶石,防止风雨腐蚀和倾毁。雉堞间每50米开一缺口,宽80厘米,内放一铁炮,共有24个缺口,可放24门铁炮,中段另放一门大的铁炮;又每距100米左右,在雉堞之后筑一座“警铺”(俗称岗哨),共12座,中设“望海楼”一座,用于将领指挥作战。到了道光年间,后海塘全长已达4800米,蔚为壮观,如卧海滨之巨龙。“海天雄镇”以其雄伟壮观之势傲视东海,真乃千古杰作。

修复雉堞缘起

  解放前后,因种种原因,雉堞被拆。为更好保护文物使之世代相传,并对人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人们强烈要求修复雉堞,镇海区委、区府十分重视、关心这一修复工作。

  199138日、314日,区人民政府两次召开修复海防遗迹协调会议,决定建立镇海区海防遗迹修复工作领导小组,区长程刚兼组长,副区长吴再鸣、区政协副主席乐可祥兼副组长;下设办公室,广播站洪余庆(专职)、文管会李根员、朱本伟、园林处周燧等为办公室成员。办公地点设在城乡建设局五楼,主要职责为制订海防遗迹修复规划,撰写海防遗迹史迹,调查研究海防遗迹现状,宣传发动工作和协调各部门工作。

  4月,海防遗迹修复工作领导小组正式在城乡建设局挂牌办公,启动资金5000元。根据区政府办公会议精神,首先修复巾子山至建城碑亭之间的雉堞,由城建局牵头,组织文管办、设计处、园林处等单位积极配合海防办工作。园林处负责图纸设计工作,经设计处审批,提出工程预算,报区政府批准。海防办、文管会、园林处共同调查雉堞拆除前历史原状,获得可靠数据后,连同设计图纸报省、市文物部门批准后执行。

雉堞历史原状调查测量情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在修复文物遗址时应以保持原状为主的原则精神和国家海洋局《关于建立海洋自然保护区工作纲要》中关于积极整理和发掘海防历史遗产的指示,为此,以海防办为主,会同区文管办、园林处等单位,于19915月初对后海塘雉堞等遗迹进行实地勘查、表土发掘、痕迹测量、调查访问、绘图拍照及论证等工作,经一个多月紧张调查、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果。

  据89岁的朱体金老人说:雉堞高度和我的身高1.66米差不多,被拆时间大约在民国十六年(1927年)间。因造劳改所,犯人到城墙上挑城砖、拆城垛;后大街渔民起灶、造房子也去拿城砖。另外修东岳宫、建电灯局也都去后海塘上拆城砖。解放后造大会堂也有部分城砖从后海塘中拿去。朱又说:“我十七八岁时,在金塘没生意做,到镇海来,到后海塘下拾黄蛤。当时在林庙到宗沙庵之间塘上建有很多石凉亭(即警铺),亭有四根石柱,亭顶有石板盖着,很简单。”另据65岁的马月仙说:“搞战胜利以后,后海塘上城砖用于建造地方法院;大约在镇压反革命后,那时因家里生活困难去挑城砖,我个子小,挑不多,一次没挑几块,这些城砖大多用于造小屋,现在家里还有几块,我们拆城砖位置在虞家门前那一段。”

有关雉堞遗址调查测量情况

  雉堞遗址调查则以洪余庆、李根员、朱本伟、周燧等4人为主。经过测量调查。我们发现雉堞被拆位置是从巾子山到建城碑亭,总长为1300余米。雉堞基部还留有明显白石灰痕迹,从痕迹中发现,雉堞基部宽度为80厘米,每隔50米就能见到石灰痕迹,非常有规律,共24处。这就同史书上记载的所谓“缺口”完全一致,缺口宽度亦为80厘米左右。又从乱石中发现雉堞“压顶石”数块,用花岗石制成。顶凸型压顶石宽70厘米,长100-150厘米不等,厚9厘米,脊梁高8厘米。雉堞垛口,一般都是内宽外狭,垛口比例究竟怎样,必须找到垛口的斜口砖才能测算出来。我们从乱石堆、破砖中到处寻找,后来总算找到了垛口斜口砖数块。根据斜口砖宽度不一的比例,也测算出垛口内宽外狭的尺寸。在勘查中,我们还发现雉堞中间部位的望海楼、警铺遗址,为以后修复望海楼、警铺积累了资料。

  从以上调查、测量中,我们获得了修建雉堞的大量数据,经论证和周密计算,确定雉堞高度为1.68米,垛长为4.30米左右,垛口内宽为7.10余米,外宽为4.50米,缺口宽为0.80米,厚为0.60-0.80米。压顶石大小按原遗物仿制。

修建雉堞具体准备

  因为后海塘是省级文保单位,根据《文物法》规定,修建雉堞前必须报省、市文物部门批准后才能执行。我们根据区委、区政府指示,尽快做好报批手续,把雉堞调查中的数据,一一制成图纸、拍摄照片,制订上报方案,并作了分工:送省、市报批报告和雉堞修建草图由海防办负责;图纸由区园林处设计,报批工作由区文管会负责;资金落实由区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陈伟高和区文广局副局长严宏良负责;图纸审批工作由设计处负责。

  经过近一个月努力,于19917月将《关于后海塘城塘合一部的雉堞修建报告》送省文物局审批。同年913日,省文物局批文同意修建雉堞,并指示要保留部分未修雉堞遗址,以让后人瞻仰和了解历史原状。

雉堞修建经过

  后海塘雉堞修建工程,全部由园林处承担,周燧具体负责落实,海防办、区文管会负责检查。省文物局批文未下达之前,园林处前期准备工作已开始进行,如城砖购买、工程招标、场地清理、水电安装等,工程招标也顺利开展,温岭第四建筑工程公司二处获中标。

  在雉堞修建工作中,陈伟高、严宏良积极做好资金落实工作,资金30万元(后又增加5万元)很快到位。周燧负责工程管理和各种建筑物资采购。他在定制城砖时,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又以最低价购置,为工程节约了一笔资金。

  雉堞压顶后,按规定要用花岗石制作,但1000多米长压顶石,价格昂贵,制作花工又大,园林处就采用混凝土斩假石代替,又节约了很大一笔资金。在施工中遇到问题。大家坐下来认真分析、探讨,取得一致意见再进行施工。为了保护雉堞遗迹,把原留下来的部分古城砖和压顶石集中在最后一段雉堞中使用,使游客参观时能了解雉堞的原状。同时,按省文物局指示,留出160米左右原雉堞遗址,不作修复,以还历史的本来面貌。雉堞修复后,全长1300余米,用去仿古城砖12.5万余块。

  但在工程建设中,也有不足的地方和教训。压顶石原来应以花岗石制作,由于资金不足,无奈用混凝土代替。这与恢复原状有了差距;在巾子山雉堞部分的基础建设,用了混凝土代替块石和城砖,这也不符合文物保护的要求。以后在类拟修复海防遗迹工作中,应引以为诫。

作者:镇海广播站工作人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