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十五辑)》
军统破坏宁波地下党组织的经过
字号:[  ] 发布日期:2015-06-15  信息作者:应黎晨 胡志芗

  解放以前,我们曾在宁波警察局刑警队工作过。刑警队是主管社会治安,侦缉所谓强盗窃贼的。军统特务则是专门秘密侦查、捕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每当他们行动时或者事后,一般都通报警察局刑警队。困此对当年军统怎样破坏宁波地下党组织的事实有所与闻。但我们只是一般队员,上层机密难得知道,所以现在只能把我们所知道的重大案件叙述于后。

公平柴行和西郊董家两个联络站的破环

  1946年6月,国民党顽固派挑起全面内战,调集部队进攻各解放区。那年9月,浙江省在余姚梁弄成立了四明山绥靖指挥部;次年3月,浙江省三、六行政督察区合并,成立三区保安司令部,由三区专员郑小隐兼指挥官,统辖浙保一团、突击营杨柏年部,并调集四明山周边各县保警、地方自卫武装部队等,在四明山区布防设哨,封锁交通要道,扬言要限期剿灭四明山革命武装力量。同时,中统、军统等特务组织,也加强对宁波的控制。在省保安司令部设调查室;宁波云石街宝雄寺设六区情报组(后改称三区情报组),由袁吉人任组长;另派特务钱慕芳为四明行动组组长,负责四明山区的侦查活动。

  1946年9月间,共产党人刘清扬为了开展宁波地下党活动,派人租定宁波西成桥董家房子(原西郊路639号),作为中共四明特派员秘密联络站。刘的公开身份是商人,女共产党员陆子奇作为刘的儿媳,冯和兰的3岁儿子作为刘的孙子,及女政治交通员作为刘家佣人,组成了假家庭,于10月10日搬入居住。同时陈爱中派应圣法和叶良益在宁波筹备公平柴行,作为四明山秘密联络点。资金为法币500万元,应圣法变卖田产集资250万元,叶良益也凑款250万元。应圣法负责秘密联络工作,叶良益管理柴行财务帐目,也于10月间开业。

  叶良益,鄞县西乡人。抗战初期,曾在上海国民党军队里当兵,因参与抢劫,被迫离队,到大皎乡下严村岳父家暂住,恰逢浙东游击纵队发展武装力量,建立人民政权。由于叶良益粗识文字,能说会道,被介绍到县委任文书,不久加入共产党。1945年10月,主力奉命北撤,叶良益逃离队伍,并侵吞在奉化江口缴获的汪伪军用物资(公平柴行筹款时叶良益出的250万元,就是变卖这批物资所得)。1946年9月,中共华东局派刘清扬、陈爱中等来四明山根据地开展工作,叶良益编造谎言,说北撤途中失散后回家来。由于当时客观条件的限制,情况复杂,无法核实,决定让他归队,在应圣法领导下工作。筹建柴行需要人,就叫他到柴行担任会计。叶良益到柴行工作不久,与浙保六区情报组组长袁吉人勾搭上,叛变投敌,充当内奸。从此经常将联络站的秘密情况向情报组汇报。柴行开业不到三个月,竟亏损200万元,经追查是叶良益贪污所致。叶不但不认帐,反而说经营不善,扬言要退股。陈爱中和应圣法为了顾全大局,决定由应圣法再次变卖家产,将250万元本金退还给叶良益。

  到了1947年春节前夕,叶良益以生活困难为由,要求组织上补助。陈爱中接到报告后经研究,派陆子奇到公平柴行告诉叶良益:组织上现在经费困难,补助一事暂缓解决。叶良益满腹牢骚,怀恨在心。当陆子奇离店出门,叶就暗中跟踪到西成桥董家房子,并立即将情况报告给情报组长袁吉人。随后袁吉人派特务任企棠和叶良益化装成钓鱼的,前去监视董家房子进出的人员,先后达一个月之久。

  4月11日下午7时许,中共四明地委委员兼鄞慈镇委特派员陈爱中来到公平柴行,和应圣法研究次日上午在柴行楼上召开党员会议,传达中共华东局对四明山根据地扩大武装斗争的指示,调整宁波地下联络站,撤销公平柴行,应圣法调回四明山参加武装斗争等。接着二人外出,分头通知有关人员。不一会,叶良益来到柴行,见应圣法不在,到隔壁徐小茂家(徐是应、叶的同乡),问应到哪里去了。徐说他和乡下客人出去了。叶判断“乡下客人”必定是从四明山来的。就装作不经意的问明客人特征。徐小茂不是党内人员,毫无警觉,随口说客人个子瘦长、穿长衫、戴呢帽、戴眼镜等。叶断定是陈爱中,立即赶到云石街宝雄寺,向六区情报组组长袁吉人汇报。袁吉人根据叶提供的情报,马上派特务徐荣琯、徐根林、任企棠等分别化装成人力车夫、小贩,在公平柴行附近游动,严密监视进出人员,一有新情况,就向袁吉人汇报。同时,袁吉人认为事关重大,急电报告省调查室请示机宜。省调查室立即派该室参谋邓起龙乘专车火速赶来宁波,并命令四明行动组钱慕芳配合行动。袁、邓、钱三人经过一番密议,决定六区情报组负责搜捕公平柴行人员,四明行动组搜捕西成桥董家联络站人员。并约定12日清晨同时行动。他们又要求宁波警察局派员协助。警方派出车巡队、刑警队部分人员归他们指挥。

  当晚9时许,陈爱中、应圣法办完事后回店休息,认为和往常一样平安无事。殊不知守候在附近的特务们暗中埋伏,看得一清二楚,并封锁了县学街、念书巷、公平柴行附近和所有通道,通宵守候。

  12日早上6时左右,应圣法和平时一样打开店门准备营业,突然进来一个身穿长衫、头戴呢帽的不速之客,向应圣法打了个招呼,说是在狮子街童薪记柴行童标处赌赢了一百多串柴爿,要换现钞,卖给你,要不要?应圣法以童薪记是同行,没有引起怀疑,回答说是看样定价。当来客转身撩起长衫将出门时,腰间露出木壳枪的带络,顿时产生疑问:来客究竟怀着什么鬼胎?这时,陈爱中下楼来洗漱,便衣特务任企棠带一帮人佣进店堂,出枪吆喝,立即将陈、应二人扣住。有几个人上楼搜查,搜出钞票300余元,在枕下搜到手枪一支。另外派人逮捕了应圣法的妻子。邻居徐小茂闻讯过来探望,也以“通匪嫌疑”被捕。一起押往云石街宝雄寺六区情报组。当途经念书巷口时,只见叶良益穿长衫、戴呢帽、架眼镜,与往日打扮大不相同,而且举止失常。料定其中必有蹊跷,这次出事肯定与他叛变告密有关。

  与此同时,四明行动组组长钱慕芳也率领一批人,在宁波警察局派来的人员配合下,一早奔赴西成桥,包围了董家,有的把守外围,有的冲入内宅。当时厨房里有一位年约二十七八岁、操温州口音的女佣人正在烧饭,查问主人下落,女佣回答说:“陪孩子看病去了,家里没人。”其实这女佣是陈爱中的妻子张志芳,她刚从上海来,身上带着上级指示,她怕抄身暴露真相,便假装系裤带,从裤缝里取出纸条正要毁灭时,不料被钱慕芳瞥见,一把夺了过去,特务们见状叫嚷起来:“情报!”钱迅即将纸条收藏好,命令一面监视张志芳,一面到各室翻箱倒柜,彻底搜查,但一无所获。接着钱慕芳重新部署,撤去外围防守,派几个人守候在董家房子里,等女主人回家立即扣押。又雇一辆人力车,推张志芳上车,按指定路线前行,派

  人暗中跟从,发现可疑人员当即逮捕。应约前去公平柴行开会的地下党员屠永根(又名屠永毅),到了县学街,只见柴行门户紧闭,不敢贸然进入,转道去西成桥探问情况。走到中山西路天宁寺附近,见张志芳乘坐人力车迎面前来。屠不知底细,上前招呼,当即被扣,推上另一辆人力车跟着前去。不久,另一个地下党员郑某,也从县学街折回,在镇明路上碰见屠永根,也因上前招呼而遭逮捕,一起押解云石街六区情报组。

  陪孩子外出看病的董家房子女主人(陆子奇)乘车回家途中,一位邻居告诉她家里有许多警察和便衣人员。陆知道事态严重,立即改道到他处隐蔽,才免遭逮捕。

  当天下午,地下党组织人员乐慧敏(又名吴家安)、冯和兰二人去西成桥董宅时,被守候的特务逮捕。

  所有被捕人员都集中扣押在宝雄寺内,入夜转移到宁波警察局拘留所,4月15日上午用车押解到杭州省保安司令部。入秋,全案审理结束,陈爱中、乐慧敏、冯和兰三人解回宁波,于11月6日在西草马路被杀害。徐小茂和郑某化了钱财保释;应圣法的妻子因为即将分娩,在宁波交保释放;屠永根受尽酷刑逼供,但他始终矢口否认,未吐真情,特务捞不到确实证据,也交保释放。应圣法被判处7年徒刑,张志芳判处3年6个月徒刑,分别关押在杭州和嵊县。到1949年2月,杭甬面临解放的前夕,他们才获释回家。

  在公平柴行、西成桥联络站被破坏后,叶良益进一步与特务袁吉人、徐荣琯等策划敲诈敛财的诡计。叶良益提供了鄞西大皎、下严、细岭、半坑等山村的党员、民兵队长、农会干部名单。情报组便派特务任企棠率人下乡,按名单搜捕,还造谣说:“你们的名单是应圣法坦白交待的。”借此嫁祸应圣法,编造应圣法已叛变的假象。被捕的人都被敲诈去不少钱财,有的甚至倾家荡产。特务们捞到了不义之财后,在宝雄寺分赃。任企棠提出:“叶良益有功,应提二股。”这话被正在隔壁交保释放的杨松宝听到,终于证实公平柴行和董家房子联络站被破坏,是叶良益叛变出卖造成的。解放前夕,叶良益去定海接受特务专门训练。解放后化名叶鹤,潜入上海,后以企图抢劫案被捕入狱。此事为南华印刷厂的叶正甫(地下党员,叶良益的同乡)风闻,他就通知已在宁波公安局工作的应克诚(即应圣法),应立即去上海提篮桥监狱提审。应说:“叶良益,认识我吗?”叶顿时面色惨白,神志沮丧。应将叶带上镣铐,押回宁波。1951年春在鄞西大皎伏法。

1948年夏季大搜捕

  1948年初夏,解放战场上国民党军节节败退,蒋管区反饥饿、反内战的民主运动此起彼伏。浙江省的军统特务也加紧活动,以应付尴尬局面。省保安司令部派参谋处二科科长吴成章到宁波,召开党政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国民党鄞县县党部书记长汪焕章、鄞县县长陈佑华、汇报秘书孙渭(当时鄞县县政府设汇报室,由秘书负责协调中统、军统等情报组织活动,如召开联席会议等)、宁波警察局长卢时宪、省参议员沈友梅等人,策划对宁波共产党地下人员大搜捕。同时从杭州调来联络参谋王克豪和十余名浙保刑事警官训练班学员。宁波警察局抽调部分车巡队和刑警队警员,统一归王克豪差遣。王克豪常住东马弄6号坐镇指挥。三区情报组(即原六区情报组)和四明行动组的人员也参与行动。将西太平巷敬修庵二楼作为临时拘留所,开明街福禄寿旅社(人民浴室原址)为刑警们的驻地。

  一时间,便衣特务、武装警察三五成群,出没在宁波街头巷尾,有人失踪、有人被捕的消息不断传来,宁波城乡人民人心惶惶。在1948年6月里,中共宁波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先后被捕数十人。

  先是1946年4月初,宁波江东和平小学(原贺丞庙内)校长楼天晃(中共宁波工委委员,又名楼君归,化名吴田)组织江东中心、江北中心、和平小学师生去天童春游,借机召集教师沈显章(忻伟锷,党员)、蔡成钧(韩毅,党员)、孙宗岳等11人举行月光晚会,决定发动宁波城区教师针对物价飞涨,待遇过低,进行罢教请愿斗争。经过短期紧张的准备,于4月18日下午,城区公、私立小学近300名教师宣布罢教,并先后结队到鄞县县政府、鄞县县党部、六区专员公署请愿,要求提高待遇、增加工资,此事震动了城乡。专员俞济民怕事态扩大,答应考虑所提条件。后来在社会舆论大力支持下,终于被迫增发每人三个月补助费(折合大米为三四十斤)。在罢教斗争取得初步胜利的基础上,中共宁波工委组织了“鄞县城区小教福利会”,以便进一步开展合法斗争。小教界的活动,引起宁波国民党当局的密切注意,派人秘密监视小教界的动向。

  1947年初,汪诚功(化名徐朗,笔名徐吹)受中共浙东工委的派遣,到长春小学(今偃月街小学)教书作掩护,从事宁波文化界统一战线工作。不时在宁波儿家报刊上发表诗歌、文章,揭露国民党伪装民主、横征暴敛、箝制言论自由等。1948年4月11日,与庄禹梅等人组成宁波文艺协会。他的行动,受到地方当局和特务人员的注意,于1948年4月30日,由于他人内情泄露遭嫌疑而被捕,并解往余姚绥靖指挥部。后来经过多方设法和地下党组织的营救,5月21日保释后撤离宁波。

  四明行动组组长钱慕芳根据宁波小教界动态和所了解的情况,认为城区小学中有共产党地下组织在活动。就派遣内奸混入小教界,秘密侦查,对可疑学校如和平小学等列为重点监视对象。

  6月6日,浙东临委政治交通员贾德裕去四明山途中,遭国民党特务逮捕,随带密信被抄,泄露了地下党组织一此情况,累及浙东沿海点线特派员陈嘉钦(又名陈祥生。他通过关系与和义路××油行经理洪阿良挂钩,搞地下运输,把急需的西药、汽油、电讯材料等物资运往苏北解放区)。6月10日,陈嘉钦被四明行动组逮捕后叛变泄密。油行经理也曾被扣,经调查,洪与陈只有商务往来,但是仍被特务勒索去许多钱财后才获保释。

  接着,大规模逮捕开始。6月14日清早,钱慕芳带领特工郑溪、邵宗珊、吕允轲等去贺丞庙,逮捕了和平小学校长楼天晃(当时为中共宁波工委书记),后移送杭州省保安司令部,又转陆军监狱,直到1949年2月,经内部营救出狱。

  同日,中山东路新新服装公司裁缝师傅邬阿品被捕。中共浙东区党委城工委委员王起,为了领导地下党开展斗争的需要,与杨之行、邬阿品等合股开设服装公司作为掩护。大逮捕开始后,该公司情况被泄露,邬师傅被捕。

  抗战期间曾担任过宁波警察总队医官的陈训华,战后在鼎新街自己开业行医。浙保联络参谋王克豪侦知陈的妻子与共产党地下组织有联系,就派人去诊所查抄,查出土造手枪一支。立即将陈氏夫妻押往东马弄6号,经查明案件与陈训华无关,陈由警察局长卢时宪作保释放,其妻则被解送余姚。

  四明行动组侦知宁波四明电话公司内有中共地下党活动,并发展了一些党员。情报组曾利用公司内“防奸防谍小组”监视被列为侦查对象的言行。在宁波大逮捕开始后,被怀疑的对象中,有的得知风声,引起警惕,去别处避风。6月16日只扣住张和奋一人,押到东马弄6号,经王克豪审问后押解余姚。

  6月17日,胡章生在家中被特务抓走。从1946年4月起,胡章生由中共宁波工委派往华成布厂工作,筹备组织布业产业工会。9月间工会成立时,被选为常务理事,后当选为理事长。1947年5月1日,宁波国民党当局以“爱护劳工“为幌子,在民光戏院召开有千余工人参加的劳动节纪念会。中共地下党组织已事先获悉,决定利用合法场合,揭露国民党的阴谋诡计,把工人发动起来。会上,织布工人首先起来斗争,把主持会议的国民党鄞县县党部工运委员斯旺哄下台。顺风布厂女工应祥娣上台,揭发当局和资本家勾结,压低工资,榨取工人血汗。蒋管区物价一日三涨,米珠薪桂,工人难以维持生活,要求按物价指数增发工资,但遭到资方拒绝。5月17日,地下党通过织布业产业工会,发动300余名织布工人总罢工,提出按物价上涨倍数发给工资,不得任意解雇工人,工人进出自由等十一条要求,经过斗争,于5月19日资方答应了条件。这一年里,胡章生多次组织领导织布工人请愿、罢工,引起国民党情报组织的注意,暗中派人监视其行踪。1948年6月大规模逮捕时,将他逮捕,后来经过合法斗争,国民党当局也没有确实证据,胡章生获得保释。

  6月18日上午,在江北岸鄞县邮政局工作的地下党员沈天生被捕。情报组还派人搜查了他的家,抄出被列为禁书的苏联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一部;软禁其家属,不得外出,防止去他处通风报信,直到下午才撤走。

  6月23日,由宁波警察局派人搜捕西乡后塘中心小学教职员。侦缉队(刑警队)副队长杨中带了20余人,从西郊乘船去后塘乡,下午2时在梁山伯庙附近登岸,到了中心小学外围,派人分三路把守学校前后门,杨中和部分警员进入学校,查明全校教职员姓名、人数、命所有人员集中在办公室,当众宣布奉浙江省保安司令部指示查抄学校。那时恰巧下课,学生在院内自由活动。杨中叫一个男教师去摇铃,让学生分别回到各自教室内去,以免消息外传。然后每个教师由一个警员陪同查抄寝室。经过翻箱倒箧后,在教师李叔明、花剑琴、娄雪芳、张金彩四人房中查到一些进步书刊,认为是“共党嫌疑”,就将他们集中看管起来。在查抄寝室过程中,发觉摇铃的男教师不见了,而在他的寝室内抄出大量马列主义书籍。杨中命令在校内各处寻找,但查无此人。又急忙到校外寻找,只见这位男教师正越过田塍往西飞奔而去,离校已相当远了。由于后塘中心小学地处三五支队人员常来常往的地方,那时天色已近黄昏,不敢鸣枪,更不敢久留,匆忙带了李叔明等四人返城。后来查明这位逃脱虎口的男教师就是地下党员陆谊全(又名吴海峰,进入四明山区后任鄞慈中队指导员)。后塘中心小学校长是该乡乡民代表兼县参议员钟士康。曾在县参议会上多次批评参议员胡起涛、沈友梅等人垄断宁波城区的粪便经营,钟主张粪便应由农民经营,因而得罪了一些人。在党政联席会议上有人借机报复,说钟士康校内聘请的教师都是“共党分子”,钟有“通匪嫌疑”。因此在逮捕教师同时,也将钟士康一并扣押。不久,钟士康交保释放,四个教师后来都解往余姚。因为没有确凿证据拘禁数月,也先后释放。

 

  (1984. 11初稿 1994. 10修订)

  作者:应黎晨,宁波市人。解放前曾在宁波警察局侦缉队工作。

  胡志芗,宁波市人。解放前曾在宁波江东镇公所工作,已故。

  附注:本文部分资料由应圣法等人提供,特此说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