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机在宁波市区七次大轰炸
发布时间 : 2013-09-11  10 : 31 字号 : [] [] []

  1937年“八·一三”沪战开始,地处浙东沿海的宁波,同时受到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仅据《时事公报》、《宁波民国日报》1937年9月至1941年3月刊登的消息统计,日机空袭市区达135次。其主要目标为北火车站,东西交通要道的灵桥,以及人口稠密地段,市民无时不在惊骇恐怖之中。其中以1937年11月12日,1938年2月1日,1939年4月28日、5月1日,以及1940年9月3日、9日、11日的轰炸最为残酷。七次轰炸日机出动52架次,投弹143枚,毁房2000余间,炸死平民293余人,炸伤600余人,当时的城区要道与商业繁华地带均遭到空袭。炸弹所落之处,一片断垣残壁,燃烧弹投掷的地方,更是大火熊熊,商店、民房尽付一炬,罹难者的尸体横陈东西,且多数是逃避不及的老人、妇女和儿童。日军的暴行给宁波市区(原鄞县城区)人民制造了旷古未有的厄运。现据当年《时事公报》、《宁波民国日报》所载的消息,将七次大轰炸的情况辑录于下:

  1937年11月12闩,宁波市区首次遭日机轰炸。上午10时51分,宁波防空监视哨拉响了空袭警报,接着有两批日机共11架,由东南的象山方向窜来,向西北方面逸去,全城市民顿时陷入惶恐之中。时隔一小时。即中午12时25分,警报又响,又有两批日机各5架,从东南和西北方向窜入市区上空,先由三架敌机在高空投下3弹,后面2架日机亦投下2弹,旋又有3架日机投下4弹。投弹的敌机均由西北方向入境,投弹后向东南方面飞去。13时50分,又有敌机3架,先后在白沙路孔浦之间投7弹。前后盘旋投弹时间逾3小时,至15时50分警报才解除,连续投弹16枚。落弹处所,计玛瑙路一带落4弹,封仁巷落1弹,刘家边落1弹,槐树路落1弹,又该处江边落1弹,宝记巷落1弹,白沙孔浦附近落7弹。均属江北岸。

  据《时事公报》报导,此次空袭市区的日机前后出现达31架次,投弹的是五架重轰炸机,主要目标为江北岸火车站。所投之弹均为550公斤的重磅陆用爆炸弹,并从3000公尺以上的高空投下,震级高,杀伤力大。首弹落在玛瑙路财神殿旁的一块坟滩空地上,炸成一洞,深达丈许,震倒民房13间,古墓树木均遭毁,炸死男4人,女1人,伤10余人。玛瑙路老门牌141号和142号内落一弹,毁张姓、韩姓房屋十余间,附近颖川坊民房震坍20余间,压死1人,伤4人。新马路刘家边田野中落一弹,炸成一巨窟,震毁民房30余间。越利转运公司后面江边落一弹,该处一带十余间房屋全部震坍,死2人,伤6人。江边两艘三桅大帆船亦被炸沉,—艘半露水面,一艘则破碎沉没。被震毁房屋最多的是宝记巷20号—弹,该处20号、21号、22号、23号房屋全部炸毁,并震倒陈姓房屋21间,震毁9号、10号、11号及附近房屋63间。槐树路自一号起至张家弄口一带落一弹,炸毁和震倒街屋及民房98间,死4人,伤十余人。封仁巷10号落一弹,居户王阿德、陈爱房所住房屋全部炸毁,百忍坊内和附近民房震倒七八十间,炸死6人,重伤4人。

  这次所投之弹有四枚烧夷弹,每投一处,立时起火。玛瑙路板桥街转角王礼房住宅落一烧夷弹,火势延烧到柳永盛、朱银昌及林姓、施姓数家,毁屋10余间,死男女三四人,伤10余人;桃渡路裘姓大屋落一烧夷弹,顿时付之一炬,并震毁华安旅馆房屋3间,伤七八人。引仙桥2号落一烧夷弹,毁屋数间,附近使君街、板桥街、车站路民房震坍30余间,死5人,伤8人。白沙路孔浦落一烧夷弹,烧毁火车站材料处房屋14间,待客室1间,铁路俱乐部等房和扶轮小学4间。

  日机每投一弹,均先用机关枪向下扫射。当时宁波虽处沿海军事要地,却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市,市政无防空没施,防守司令部所属部队无一架高射炮可以还击,任凭日机高空滥炸,低空扫射,残杀我无辜市民,许多来不及逃避者被炸得断首裂肢、尸体不全者有之,遭机关枪扫射之下满身弹痕而死者有之,因房屋震坍而被压毙者有之,受弹片劈伤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者有之。仅据当时记者报导,罹难者56人(均有名单),受伤七八十人。被炸毁震坍及延烧的房屋300余间。据警局估计损失在25万元(法币)以上,如把室内什物细软加以计算,远不止此数。

  1938年2月1日下午零时40分,新雨方收,阴霾半散,阳光犹未全露,人们午餐方罢,空袭警报之凄厉声陡然而发。未逾3分钟,接发紧急警报。至45分,先有日机2架,由西北方面侵入本埠上空盘旋,又有1架尾随于后,在城区上空盘旋,窥其用意,似在向下侦察。旋又有敌重型轰炸机3架,由西北方面飞来,盘旋数匝,即在江北岸火车站狂轰滥炸。第一次先投6弹,第二次又投8弹。至2时许,始离境仍向西北方面飞去,2时20分解除警报。

  事后调查:日机所投之弹多为550公斤的重磅炸弹。落弹处所计有:火车站门旁东首,车站站长室与茶点室之间,车站月台,火车站南首铁栏旁,铁路事务处左首以及车站附近的利捷车行与汇芳茶园之间,甬安旅馆右首马路中,槐树路右首,张家巷裘姓住宅门首,该巷某姓屋内,崇敬小学后面铁路旁,张坤房大厦后进等12处。

  此次轰炸,车站所有房屋、月台几已全毁,货场雨篷亦受损坏。车站附近单位、居民也遭殃:张坤房后进洋房屋角被炸,正面被震坍一部;铁路花园内平屋加数震倒;花园旁张姓房屋受损坏,崇敬小学后进及张正清家震毁8间;铁路右首乐安巷内世德坊一带震毁20余间;永德坊平屋30余间及附近小屋亦多有损坏;车站路与槐树路之间的上海饭店、同丰泰广货店,扬善路甬裕大糖果店、甬安旅馆等均震坍;利捷车行(已迁出)、汇芳茶园楼、永祥纸烟店一带房屋全部炸毁;恒裕里前进及瀛洲旅馆起至车站路北首转角,除新建邮局尚较完整外,余均被震损,约计30余间;张家弄裘姓、童姓、李姓、罗步青、董大椿等40余间房屋全成瓦砾。总计房屋被毁100余间。由于车站一带住户在前次日机轰炸火车站后多已迁避,尚留者闻紧急警报后也多纷纷逃避,故被炸毙者仅在街上求乞之老丐2人,被弹片擦伤者10余人。

  1939年4月28日,灵桥附近之商业繁盛地带遭日机疯狂轰炸,市区空前浩劫。上午8时30分,龙山方面发现敌机一队向甬侵入。移时,即有日机7架由东北分批窜甬,在市区及四郊上空盘旋窥察,旋即在灵桥东西两堍附近东渡路,灵桥路,滨江路(即半边街)、后塘路、百丈路口等处及灵桥投下爆炸弹、烧夷弹22枚,并发传单(即汪精卫荒诞声明)。着弹处即起火,烈焰腾空,火势炽盛,大火延烧竟达24小时,至晚上8时多始完全扑灭,焚毁商店行号及住宅200余家,烧毁房屋500余间,炸沉半边街江边泊停的冰鲜船6只,民船数只,损失逾1000万。灵桥几至被毁,商市一落千丈,长期未能复原。被炸死市民120人,其中落水溺死及焚毙者79人,在岸上被炸死者26人,重伤致死者15人,受伤者200余人,其中重伤160人,救火员负伤15人,其他失踪者数十人。这次轰炸,是抗战以来日机侵犯市区致生命财产损失最惨重的一次。

  投弹地点:

  江东后塘路安源席店落烧夷弹1枚,附近落炸弹1枚;演武街沈家、邱家各落炸弹1枚;灵桥上中段落1弹;灵桥西堍四明银行办事处落1弹;新宝华附近落1烧夷弹,对面三阳南货店落1烧夷弹;灵桥小菜场马路旁落1弹;半边街落4弹,杂有烧夷弹,立时起火,全街被毁;半边街江心落7弹;壕河头协大木行后背堆场落1弹;柴爿道头落1弹。

  被毁店号及住户:

  东渡路有俞行远灯笼店,张氏父子牙科、洪茂染坊、光大热水瓶店、林协成棕绳店、住户何锵如家、新泰磁器店、宓协成玻璃店、新森泰磨坊、万顺源袋皮店、赵翰香居药店、元干和米行、林源泰草席店、安泰米行、月华理发店、大美酱园、大成南货店、周利和茶漆店、老德兴秤店、纶华鞋店、振泰祥钟表店、住户徐阿表家、恒升泰南货店、祥丰花麻行、干一米行、日华鞋店、大丰绸布店、余大米店,永华棉布号、大南鞋店、甡阳泰南北货店、同丰泰广货店、鼎享花麻行、立丰米行、福华棉布店、瑞昌南北货店、顺兴秤店、源祥烟纸店、天胜泰油行、新顺得镬厂、义大有麻袋店、永记鱼庄、鸿顺咸货栈、豫森烟酒店、合兴贳袋店、裕泰鱼行、益丰米行、鸿顺鱼行、慎生鱼行、万成鱼行、正大鱼行、宏源鱼行、顺康鱼行、恒顺鱼行、协成鱼行、东升鱼行、顺丰米行、公茂鱼行、义泰米行、祥元鱼行、住户侯志顺家、民生园热酒摊、顺兴祥杂货店、住户周德富家、卢阿廷汤团摊、陈万春牛肉摊、毕营祥烟纸店、发记酒饭摊、大昌鱼行、美利航业公司、万丰顺拷网店、同生泰贳袋店、义大麻袋店、永记鱼庄、海丰鱼行、元大广货店、宝顺祥铜店、万顺祥麻袋店、同华鞋店、万源米店、茂昌南货店、隆昌帽店、成泰隆油行、大有盛百货店、滋大袜厂、瑞茂花麻行、汤令公庙,黄树林刻字店、凌裕生镶牙店、瑞华洗染坊,发茂水果店、泰兴纸店、协兴祥百货店。

  灵桥路有新宝华绸布庄、合兴山货店、四明银行灵桥办事处、恒和泰五金店、万隆烟纸店、天宝绸庄、三阳南货店,余记草纸行、生阳南货店、泰昌藤行、协泰米号。

  药行街有福号铜店、新顺布店、兴干和蒸笼店、老顺裕鞋店、永德兴秤店、楼恒兴蒸笼店,薄永兴豆浆店、荣兴理发店、潘慧庄镶牙店、光明脚踏车行、三友书店,协森祥烟酒店,新玉斋刻字店、严天成刻字店、天寿堂药行、张聚兴秤店、同大袋皮店、李顺兴袋皮店、永孚成官盐、通利转运公司、陆源兴碗镬店、陆协兴饼店、恒美油店、干和祥蒸笼店、新大华电料行、光利灯笼店、林赓记书店、住户赵小林家、何源康烟酒店、望江得意茶楼,冷藏公司。

  护城巷有住户白立炳、应得焕、史夏生、吴钦华、林友法、郑如贤、汪文定、赵振庭、王阿敖、金阿林、徐崇林、章阿四,李阿梅、费炳均、林松林家。

  后塘路有益生烟店、源顺铁行、史源兴铁店、安源席店、正和席店、大有祥杂货店、万泰磨坊、宝生旧货店,利恒懋油行、裕顺柴行、新益大铁行、林永兴糖坊、汪仁泰铜店、乾坤和糖色店、大荣祥钟表店、老万源烟纸店、纶源栈房、罗天元钱庄、美记烟店、恒成泰碗行、宝新银楼、德兴茶叶店、元茂祥油行、林同兴南货店、豫大磨坊、聚兴秤店、成大昌铁行、大同灰行、戴绍元、久大磨坊、老聚成秤店,合记理发店、德泰旧货店、章万余烟店、荣大杂货店,元昌南货店、大丰广货店、复森杂货店。

  百丈路有老同元咸货店、万昌烟店。

  忠介街有森泰锯板店、施宝兴铁店、源泉钓店、杜太生铁店、俞万泰铁店。

  继4月28日市区灵桥附近商业繁华地带被日机滥施轰炸后,创巨痛深,不谓时隔二日,市区又遭蹂躏,其残酷成性,实堪发指。5月1日上午9时50分,日机6架,自龙山方面向市区侵袭,未几窜入市空,分散队形,盘旋窥察,在江东演武巷20号、崇德坊、星号花行、新河路、大戴家巷、潜龙漕及滨江路100号、103号、灵桥路九如里一带投弹20枚,中杂烧夷弹,立时起火,历40分钟,大火于下午2时许始熄。被毁商号91家,住户40家,毁房400余间,死28人,伤131人。

  日机轰炸后,各救护队、消防队立即出动,分别施救。消防队第3中队中队长吴帆因奋勇救护伤人,致足部受伤,其自家的吴同升大饼店及住家虽被炸毁,而为救护他人服务不懈,公而忘私,殊属难能。中国红十字会鄞县分会救护队员徐竹青,年29岁,镇海人,初中程度,该会救护训练班毕业,因奋勇服务,弹片穿入胸部,竟以身殉职。遗有妻一子二,均当幼稚,父母俱亡,家境清贫,殊可悯恻。

  1940年9月3日,日机在一日之间向城中西南区一带连续轰炸两次,前后投弹35枚,炸死市民55人,炸伤100余人,毁房近300间。昔日繁华场所,变成一片瓦砾,白昼几为鬼市,荒凉满目,不忍卒睹。

  敌机第一次轰炸于上午8时45分,共投弹26枚,落弹处所有:城中章耆巷、紫微巷、游河巷、陶家巷、镇明路、陈家巷、谢家巷、广济街、迎凤街、欢喜巷;城南毛衙街,仓基街,五台巷;城西望春桥;北门华美医院后江等地,几乎都是居民的集中场所。镇明路277号胡家墙门中西埠作毛东生家落弹2枚,震毁281号的三升茶园一间,炸死无名茶客7名。在一间房子里尸体东一个、西一个,左一个、右一个,令人触目惊心。

  敌机第二次袭炸于12时零4分.连续向江厦街、灵桥路、滨江路闹市一带投弹16枚,所投之弹均为200公斤以上重型炸弹,许多店铺在爆炸中倒坍被毁。誉称“走遍天下不如宁波江厦”的江厦街尤遭恶运。被炸毁的有洽记桂园号,永泰丰海味行,大成、成昌卷烟店,升大麸店等16间店面。日机在另一闹市区望江街(旧名水弄口)投落一巨型爆炸弹,地面被炸2丈余阔、丈余深的巨窟,炸毁通万源卷烟店、张聚兴秤店、同大袋皮店、李顺茂袋皮店等店面房子5间。连滨江路海丰鱼行、发记饭店、毕晋祥卷烟店、源丰米行等店屋12间也被震毁。当时炸弹爆炸声、房屋倒坍声、市民叫喊声混成一片,凄惨悲切,日机还在大道头江中、青年会前江中落2弹,江水被炸起五六丈高,江面上震死大批鱼类。

  当敌机投弹甫毕,警报尚未解除时,防空指挥部防护团救护大队,由大队长于凤园、大队附郑留隐、区队长钟辉和吴帆等率同各单位工作人员,冒险出动,分赴各被炸地点,救护受伤人员。在中弹起火的紫微巷、章耆巷、广济街等处将火扑灭。在灵桥西堍悦来巷有三处未爆炸之炸弹,为防止危险起见,灵桥下至药行街怀安巷—段停止行人通行,至晚5时,由俞指挥官商借防守司令部的工兵连连夜发掘,取出的实弹,长7市尺,重1200磅,曾在当年防空展览会上展出。

  1940年9月9日上下午连遭两次空袭,上午投弹14枚,下午11枚,内有重磅炸弹4枚,手榴弹5枚。有3枚落于江中,一枚落河中,2枚未爆炸。落弹地点遍及西南区壕河街、江东、江北一带。共炸死市民32人,炸伤60余人,死伤人数以壕河街柴爿道头为最多。

  柴爿道头乃是市民集市的场所,当日机空袭时,许多赶市的平民都逃到道头空地里所置的一座木棚下躲避,敌机窥见后就投弹,炸弹适中木棚,棚下躲避的全被炸死炸伤。死者有男王根来、张宝根及3岁小孩裘惠根等9人,女陈冯氏、马李氏、俞马氏、陈王氏等年轻家庭主妇。但见尸体横陈,断肢残骸,血肉模糊,不忍卒睹。

  此次轰炸毁屋113间,多系巨型爆炸弹爆炸所致。如灵桥下顺成柴爿行门口落一巨型爆炸弹,竟把一品春菜馆前的一块巨石撼起,自高堕下,不偏不奇落在该店屋顶,穿过楼板,堕入店堂。该处的顺成柴爿行、同兴咸货店、朱顺泰,三才堂拆字摊、信元藤行、祥泰蔬菜行、复兴蔬菜行等20余间店面房子均被爆炸弹震坍。

  1940年9月11日凌晨4时50分,灵桥又遭肆虐。因时间甚早,居民犹多未醒,听闻警报,仓皇趋避。俄有日机4架侵入市空,盘旋20余分钟,并散发传单。旋即连续投弹21枚,内有巨弹10余枚,燃烧弹1枚,手榴弹2枚。伤31人,无死亡。

  此次人口死伤虽较上几次减少,而物资损失较前尤为巨大。大道头一处早上起火,中午才扑灭,焚烧之惨烈,亦无伦比。共计毁屋218间,损失物资光两家商店价值50余万元。方怡和南货店栈房落一燃烧弹,因该栈堆存生油颇多,火上加油,火势猛烈,焚毁栈房12间,损失生油及南货价值30万元。小戴家巷21号楼茂记酱园栈房落2弹,炸毁楼屋37间,炸毁双缸酱200余缸,豆板酱40余缸,酱豆腐3万甏,食盐10余万斤。总计损失约20万元以上。

  以上七次轰炸死伤者名单见〔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