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辛亥光复纪实
赵志勤
发布时间 : 2013-09-01  23 : 15 来源 : 本站 字号 : [] [] []

    辛亥革命是我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一举推翻了清朝政府的统治,结束了延续二千多年的我国君主专制制度。
辛亥革命在宁波,同全国各地一样并不是群众的自发斗争,它是在中国同盟会领导下发生的。宁波辛亥光复是经过相当时期的酝酿准备和努力而取得的成功;这与整个革命形势的影响和推动、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也都是分不开的。
公元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即旧历辛亥九月十五日,宁波宣告光复。同日组成军政分府。在浙江省是第一个光复的城市;也早于上海的光复。①


    宁波反清革命运动的开始及其早期的活动情况


    宁波的反清革命运动,早在一九○五年间就开始进行活动。当时,慈溪人陈训正(屺怀)是清光绪末的举人,素著文名,并早致力探索东西洋的新兴学科知识,曾为寻求科学图书仪器,专意赴日本访问,他是一个有志于革新教育事业的爱国者。当宁波府教育会成立时,被推任副会长。这一年,陈的友人赵家蕃(匊椒)、赵家艺(林士)兄弟从日本回国,他们之间素向志同道合,交谊深厚。赵氏兄弟留日本游学多年,在日本时结识孙中山先生,已都参加了中国同盟会。赵家艺回到宁波以后,即与陈训正一起从事兴办新教育事业;同时共同密谋组织当地反清革命力量,暗中交纳爱国有志之士,议论反清革命的道理和方法。最早参与其事的有林端辅(黎叔)、张世杓(葆灵)等人。于是以教育界为主要基础,并积极联系各界人士,争取逐步走向革命。从此,宁波的反清革命开始活动,即以陈训正任校长的私立育德农工学堂作为秘密集议与通讯联络的地点。这个学校是陈训正和卢洪昶(鸿沧)专为收教“堕民”子弟而创设于一九○四年十一月。②
    次年,赵家艺离开宁波旅居上海。上海一向是同盟会人重要活动中心之一。赵家蕃、家艺兄弟与同盟会人张人傑(静江)、陈其美(英士)等关系素密,他们都曾经以巨额资金提供孙中山先生所需要的革命经费,并常在上海共事革命活动。对于宁波的反清革命运动,赵氏兄弟仍与宁波方面保持密切联系,互通消息。为防止泄漏秘密,双方通讯都交由沪甬轮船中可以信赖的工友直接传递,或亲自来往沪甬间共相商议。在宁波当地的革命活动,主要是由陈训正主持的。
    至一九○八年间,范贤方(仰乔)、章述浚(许泉)、魏炯(伯桢)等先后在日本东京法政大学速成科毕业回国。范、魏都在宁波法政学堂任教。稍后,范并被推任宁波地方自治会会长,③章则在宁波府知府江畲经(伯训)处任幕僚。他们都在海外受到孙中山学说的影响,有志于反清革命,于是当地革命核心力量也得到加强,各方面的联系渠道更广,使革命事业步步深入发展。
    当时为掩护革命活动,陈训正、范贤方等商议仿照上海以尚武为号召组设团体,经联系当地士绅及各界领袖集会赞同成立国民尚武会宁波分会,推邵憩棠(静山)为会长。范贤方、林端辅为副会长,林兼总干事,处理日常事务。并设董事、干事,有费绍冠 ( 冕卿 ),顾钊( 元琛 )、励延豫 ( 建侯 )、屠用锡( 康侯 )、周骏彦( 枕琴 )、叶懋宣( 德之 )等担任。上海国民尚武总会系同盟会人沈缦云任会长,为便于以合法名义进行革命而创设,托词提倡尚武,兴办团练,实行国民应尽义务为宗旨,实际上是扩大宣传,并借以组织基层群众操练,暗中为武装起义作准备的机构。宁波分会于一九一一年七月成立后,即组成国民体操团,征集团员定期进行各式操练和科学讲解,由宁波府中学堂校长黄人望 (伯洵)介绍新军排长陈肇英为教练员,实际上也是对新军下级军官间进行联络和争取。同时出版旬刊《武风鼓吹》,由章誾(巨摩)为编辑,出刊之后深受各界人士及青年学生的欢迎,对于导率各阶层群众练武救国,并激励同仇敌忾之志,发挥了广泛深入的作用。
    同盟会为适应当时革命形势的发展需要,加强对长江流域及有关地区的革命指导,由宋教仁、陈其美等筹组同盟会中部总会,于一九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在上海成立。④当中部总会成立的同时,赵家艺从上海来甬,正式组织成立同盟会宁波支部,赵家艺为会长,陈训正为副会长。由于宁波的革命运动,沪甬之间早有密切联系,实际上亦属中部总会直接领导。支部会员共数十人,大部分都是尚武会会员。
   

    武昌首义后准备响应和光复的情况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旧历辛亥八月十九日)武昌首义,影响遍及全国,人心振奋。当时陈训正、范贤方、魏炯、章述浚、林端辅等即集议于赵家荪(芝室)穆家巷住所。 (赵家荪是家蕃之弟、家艺之兄,那时他的住所亦为沪甬间秘密通讯和党人集议的地点之一),经决定即先组织民团,借以直接掌握武装力量,进一步为响应义举作好准备。因由范贤方以自治会会长名义召集地方各界著名人士一百余人,于十七日(旧历八月廿六日)在城北报德观开会,提出如何保卫地方治安的问题,说明当前形势变化,因宁波原有提督驻防军已在上年裁撤,以致城防兵力薄弱,为防止土匪乘机蠢动,须由当地自办民团,以加强城防力量,保卫地方治安。会议一致同意,众推进士夏启瑞任民团总董,范贤方、赵家荪任副团董,魏炯任团长,林端辅任司令。并为取得民团组织的合法地位,同时电省请示,第二天浙抚复电照办,民团于廿二日(旧历九月一日)正式成立。随即招募团员,一时参加者达四百八十余人。民团所需经费,经顾钊在他的企业中一次送特捐五千银圆,并愿意每月认捐的创举下,带动各方面也纷纷捐款;所需枪支弹药,通过章述浚向有关部门设法疏通,也大部分得到解决。这时范贤方提出民团团员全部按陆军编制进行教练,而夏启瑞等则认为主要是巡查街巷,一时不能一致。章述浚即大声表示:“今天是什么时候了,大家还能不面对现状!”于是商定由部分团员巡查街巷,大部分团员按照新军的编制,由范贤方等亲自督率早晚集训操练。民团成立数日后,全体团员还举行一次游行以扩大声势。同时推动商会余承谊(润泉)等,在范贤方协助下,经联合各业组成了商团,以资互相策应。事为宁绍台道满族旗人文溥所闻,密令宁波知府江畲经逮捕范贤方、魏炯等,而江尽力托词为之搪塞,才得脱免。江与章述浚私交深厚,在章的说教影响下,并为自身前途计,所以较早就已倾向革命。章既置身于官府内部积极进行活动,并在好些重要时刻使革命事业免遭挫折和损失,其贡献是出色的。此时民团总董夏启瑞知范贤方等将有所举动,就悄悄离开宁波。
    在此期间,对争取官方军队的工作已逐步取得成果,特别对新军协统刘洵及标统马志勋部属的部分官兵,经过范贤方等积极的联络,都已倾向革命。但巡防军统领常荣清的态度未明;且巡防军与新军之间尚各有所图,处于对峙状态。那时新军已有立即起事炮轰道台衙门搏杀文溥的计划,经章述浚晓以利弊再三解释始作罢。至廿七日晚(旧历九月六日),范贤方因乔迁新居正在家大宴宾客之间,新军代表突然到临,约范密谈,告以新军已决定按前议计划将在当天深夜起事。范即邀章述浚一起向新军代表反复说明省城和上海都未行动,宁波不可孤军作战。最后才阻止了新军当晚的行动。但由于新军代表突然夜访,宾客中多惶恐不安,纷纷退席离去。党人中也都感到情况严重,认为事关重大,考虑当前首要的事,必须立即取得与巡防军统领常荣清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一行动虽要冒很大危险,但已是势在必行。经当晚商议决定,第二天由范贤方、赵家荪以民团团董身份,代表民团往晤常荣清进行联络。结果双方晤谈圆满。常并随即亲送后膛枪四十枝、子弹四万发至民团回拜,表示愿通力合作的诚意。这时文溥得密报,还想责令江畲经捕捉为首党人,江回答说:“现在满城都是党人了,你考虑自己怎么办吧。”文溥大惧,即于廿九日(旧历九月八日)仓惶弃印携眷遁逃上海。
    至此,当地驻军逼于大势所趋皆已倒向革命,范贤方等亦有急于起义的准备,而同盟会上海中部总会陈其美等,以宁波是财富之区,沪甬海道邻近,早把宁波联结一起,作为支援上海的重要据点,闻宁波有即将起义的消息,因嘱赵家艺速回宁波,要求在上海未下之前,宁波切勿妄动。当时陈训正正在上海,即一同回甬。两人亦顾虑刘洵是北方军人,恐难依靠,万一我军不利,若反过去拥护北军,那么宁波又将发生变化。但范贤方素向率直任性,往往直言不讳,因此这一顾虑又不可向范明说,否则将会影响大事。于是商定由赵家艺迳晤范贤方,试图说服暂不急急行动。赵对范说:“起义大事应当为它的成功而考虑,时间上稍稍等待又有什么害处?何况我们革命党人既凭民意而起,如今举事反而没有一个公开期会申约的机构,那末人民群众是会有意见的。”范提出是否成立保安会之类的组织,赵告以这本来是我党前定的计划,并将早已拟就的保安会会章交给范贤方。范欣然表示同意。于是范即分告同志集会商讨进行。十一月一日(旧历九月十一日)约集当地军政官员及地方父老、各界领袖在府教育会开会,由范贤方主持会议,当场成立宁波保安会,推江畲经为会长,陈训正为副会长,刘洵、马志勋、常荣清、赵家荪、魏炯、范贤方、励延豫、顾钊、林锤徕、费绍冠、余承谊、屠用锡共十二人为干事。此后地方政军一切事务悉归保安会决定。
    十一月五日(旧历九月十五日)保安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同盟会会员亦多参加。会议中范贤方等欲先发制人,主张立即宣告独立,赵家艺则竭力阻止,主张待上海光复后起事,陈训正等附和,以致双方僵持不决。这时应陈训正召请自沪来甬的党人卢成章,亦参与会议。他见情况势将破裂,刘洵等人又默不作声而似有所伺,即暗向陈训正示意后,先自退席,急出至其父卢洪昶创设在西城的育德农工学堂,召集所教学生一百数十人,卢自乘一白马为先导,沿城墙突然涌至东渡门。学生全都臂缠白布,手拿“保商安民”旗子,高喊“革命军来了!”民团司令林端辅闻讯,急切约部分民团队长率领团丁出城会合。市民在仓卒之间不能辨清,都纷纷缠扎白布,树起白旗表示响应,顷刻间全城街巷都挂满白旗。卢又在占据电报局后,诡以杭州已光复的电报送保安会。至此大局既成,即由范贤方、魏炯等指挥尚武会会员及民团、商团千余人冲入道署。保安会重新集会,即以保安会名义当天出示安民,同时宣布宁波光复。其时众人得知杭州实未光复,都认为非确立军政机构不足以自守,因暂定成立宁波军政分府,并设军事委员会。经会议推举刘洵为都督,常荣清为副都督,并由正副都督兼任军委会正副会长,马志勋为参谋总长,赵家艺参谋部长,魏炯民团总长,皆为军委会委员;分府下设五个部:民政部长江畲经,副部长章述浚、冯丙然;财政部长陈训正,陈辞,改为张传保,副部长费绍冠;执法部长范贤方,副部长王菉轩;总务部长魏炯,魏辞,改为张世杓;外交兼交通部长卢成章,副部长袁礼敦 (履登)、陈夏常(谦夫)。
    宁波自一六五五年(乙未)四明寨陷落后受清统治二百五十五年,终于一旦兵不血刃而光复。
   

    宁波光复以后的一些主要情况


    十一月六日宁波光复第二天,军政分府在城内小校场召开誓师大会,全体新军、防军以及民团、商团俱集参加,由都督刘洵主持大会,命令新军出绍兴助攻省城,防军收复温台各郡县,民团守卫本城。在尚未行动之前,杭州光复的电报到达。于是为协助府属各县的光复,分派李镜第(霞城)至镇海,周骏彦(枕琴)至奉化,范贤祁、张晋至定海,而慈溪已于六日晚由钱保杭等收缴县印。象山稍偏远,亦在六日由张乃文等来甬商议,先后不数天,府属六县全部宣告光复。
    军政分府决定设立参议部,于十一月十六日(旧历九月廿六日)经投票公举赵家艺为参议部长,余镜清(民进)为副部长,励延豫、孙绍康(莘墅)、廖寿慈(淦亭)、陈滋镐(傲僧)、林端辅、李镜第、曹位康(馥荪)、孙振麒 (表卿)、冯贞群(孟颛)、陈训正等十余人为参议员。参议员中包括府属每县一人在内。
    省军政府成立,宣布全省豁免田赋一年,并废除厘卡,将原有税局一律撤除。各府前收粮税亦皆截留不上缴。当时省库空虚,对各地所需经费往往无力拨付。宁波为浙东要地,绍兴及温台的军队皆隶属宁波陆军协统和防营统领,饷银均须由宁波发给,费用浩大。因此分府成立后,财政上的困难更为突出。为此经参议部开会讨论决定,即向各界人民募捐,共集捐款达十一万八千六百余元。其时当地巨商富户尚多避居上海,捐款中有相当部分都是城乡平民踊跃捐献的,由此亦足证反清革命的深得民心。同时标卖官营产业,得价款十余万元。其中鄞县富商袁仁友承购数字最多。此外,当时省军政府为解决财政困难,曾发行军用券借以周转,并拨给各地使用。宁波市场上在开始使用军用券时多不信用,流通极为困难。后由中华银行(即光复后接收之大清银行)行长赵家荪与宁波海关洽商,议定对交纳税款者,海关收受军用券,银行则先拨付海关若干保证金,以后定时结算的办法。这样,市场上见军用券为外人所信用,始渐流通无阻,从而对经费支用上解决不少周转中的困难。经过多方面的合计应付,当时军政各费才得勉强支给。
    分府成立后,民团划归地方自治会,由于多次向分府请领饷银及新枪皆拒未发给而不满。因此范贤方等三人在一九一二年一月十日傍晚,率领民团三百人,持枪潜围军政分府,并进入办公室欲搜寻总务部长张世杓及军需科长叶懋宣,因张、叶是主管饷械者。此时分府卫队见状已实弹以备抵御。驻扎湖西的防营闻风亦来相援,民团反处被包围之中。常荣清、马志勋出见并责备范贤方,范谢罪。赵家艺因见范如此跋扈,而当时宁波军队已尽出北伐,城防虚空堪虑,即告总统孙中山,总统复函委赵家艺招募民兵,派夏翊(香孙)为督办。正在筹办中,而南北大局统一,此事也就停办。
    宁波军政分府约在一九一二年二、三月间结束。所有公产公款以及一切未了事务,由府属各县各派代表一人组成六邑公会,以李镜第为首办理善后事宜。
    其中《通志》记载应属最为可靠,但因末明提月份,而林文之亲历所记为“十月”,对光复之确实“月份”,一时不得不存疑。为此复经查阅其它有关资料,据冯适照撰《宁波光复记》记载:“九月一日”成立民团,“十月一日”成立保安会。又据魏炯的《辛亥宁波光复的回忆》记载:九月十五日召开保安会,该会“在前三、四天组成”。以此推算保安会成立的日期,与冯文九月十一日互合可证。又据《宁波光复回忆录》(无撰写人姓名)记载:“辛亥九月廿六日军政分府投票公举参议部长”,这个日期亦足反证保安会成立及宁波光复当皆在九月。从上述有关记载,可见林文所记日期有误(以上所及月日皆为旧历)。并查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大事记记载: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浙江宁波宣告独立”,合即旧历辛亥九月十五日相符。
    至于九月十六日光复之说,恐系误记光复翌日举行誓师大会之日为光复日。据大事记等有关记载:上海于十一月三日发动起义“宣示独立”;“六日成立沪军都督府”。杭州于十一月五日新军起义,同日“成立浙江新政府”,六日克复省城。
                    

注释:
① 宁波光复的日期,在有关资料中有三个不同的记载。(一)据林端辅撰《辛亥革命宁波光复亲历记》记载:“十月十五日宁波光复”,并详记“九月一日成立民团”,“十月一日成立保安会”。(二)据《鄞县通志》中“辛亥革命光复记略”记载:保安会“十五日第一次会议”,同日成立宁波军政分府,宣告光复。文中“十五日”前未冠月份,而上文记有“九月一日成立民团”(无保安会成立日期),因同属一个月内之事故略月份以省文字,则宁波光复日期为九月十五日。(三)据孙振麒的回忆记录,宁波光复在九月十六日。
② 旧宁、绍府属各县城乡中有所谓“堕民”者,其由来众说不一,有说是宋降将焦光瓒部卒的后代,元初贬为贱民;也有说是不投降朱元璋的元末陈友谅将卒的后代,明统治后列入贱籍。“堕民”男女世世辈辈以侍候婚丧大事中的杂役为生,不能享受普通人的平等待遇。当时富商卢洪昶与陈训正认为不应歧视奴使,竭力为拯救他们脱离贱籍而多方设法,终于得到清王朝准许;并由卢出资创办私立育德农工学堂,使“堕民”子弟入学接受教育后有从事其它各种职业的机会,而取得人的平等地位。此举受到当时舆论称颂。该校校址设在原“堕民”聚居的西门城边盘诘坊,因地处偏僻,所以宁波反清革命开始活动后,即以该校为秘密集议与通讯的联络点。
③ 地方自治会从属省咨议局,其成员由当地官长召开城乡绅商会议推选,咨议局作为全国议会成立前的民意机关,它是预备立宪中项目之一。宁波地方自治会副会长为郭景汾,委员有赵家荪等。
④ 同盟会中部总会成立时曾发表宣言。在宣言中,针对同盟会过去存在的行动不统一,组织不严密和起义准备往往不够充分等等弱点,提出培植元气,休养实力,同心同德,共造时机和不轻易发难的方针。(见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