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八辑)》
中山公园史话
王 浦
字号:[  ] 发布日期:2007-03-09 信息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系统管理员

    中山公园建于1927年(民国16年)夏,1929年秋落成,至今已有60年的历史。
   从宁波建城开始,中山公园一直是主要地方政权机构旧址:唐为县的州治;宋朝是庆元府治;元为明州府治;元末方国珍占浙东时,也曾在这里建造府第;明朝是宁波府治及巡视海道司衙署;清朝也以此为府署和道署。光绪年间,薛福成在宁绍台道任内时,将道署内衙辟为“后乐园”。
    1927年,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倡导下,6月1成立建设中山公园筹备委员会,计划建造包括后乐园,旧道署、府后山等在内的占90亩土地的大公园。经20余月的努力,耗资11万元,新建各式房屋21座、亭台4座、桥5座、廊3处、牌坊2座,以及围墙、花圃、假山等共占地60亩。
中山公园建成后,由于经费无着,管理困难,逐渐被商会、学校等文化、商业团体占用。抗战期间,园内设施遭到严重破坏。抗战胜利后,旧县政府无力整修、管理,只好租赁给资本家经营。
    1949年5月,公园由宁波军管会交通处接收。1951年着手大修,对园内假山、曲廊、亭台、路径等全面整修,恢复为一群众游览场所。以后又经过多次整修,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市园林处开始对公园进行局部改造。1979年新建茶室。1980年,市府又投资11万元建盆景廊。盆景廊布局巧妙,室内分“瞻秀”、“四明洞天”、“同赏清芳”、“争鸣”、“揽秀”等馆,其中,“瞻秀”是全廊之首,为综合馆。能工巧匠们还将招宝山十二景、天童十景、东钱湖十景浓缩于咫尺盆中,在“四明洞天”展出。1988年以前,市内历届盆景艺术展都在此举行。1983年又大修阅览室、十字厅。今年市府又投资27万元,建造后园(原动物园)。至此中山公园扩建、改建工作基本完成。
    中山公园成了全市人民瞩目的文化娱乐中心。1979年市园林处举办第一次灯展,迎来了18万城镇居民前来观赏。1981年首届盆景艺术展,1985年首届市花展都在此举办。在动物园迁至新址前的1982年,游客达110万人次,创造了建园以来最高记录。
    公园史迹丰富。有关史料分别叙述如下:
    薛福成和后乐园
    常在中山公园的老年人,喜欢把后乐园当作公园的前身。其实,现在的中山公园,原先是旧道署、后乐园和府后山组成。宁波人不忘后乐园,因为它是我国近代著名思想家,外交家薛福成筹建的。
    薛福成(1898—1894),字叔耘,号庸庵,江苏无锡人。青年时期,留心经世致用之学。1865年入曾国藩幕府。1874年,应诏陈言,提出“治平六策”和“海防密议十条”,使他由“微官末秩”一跃而成为京国知名人士,被后人誉为“洋务派”的后起之秀。当时,主持北洋洋务的李鸿章,请他入幕,成了李鸿章办理洋务的重要助手。1879年(光绪五年)作“筹洋刍议”,提出变法主张。
    1884年出任宁绍台道。此时,正值中法战争,身负海防重任的薛福成,在镇海设防中,采取了一系列防范措施,为浙东反法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显示了其超人的处事应变能力。
    薛福成的才干是多方面的,在甬执政期间,就道署西面的独秀山加以整修,添植四时花卉,用翠竹加以分割遮挡,取宋朝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意,命名为“后乐园”。
    根据薛福成的《后乐园记》所述,园内“独秀山”乃由山石堆砌而成,高约二丈,周方六丈。山上有“螺髻亭”,山下有“清凉洞”。当时著名的“云石山房”就在其旁。
    园内布局雅致,薛福成用以藏书的“揽秀堂”建在“独秀山”西侧。揽秀堂南面是“滴翠轩”,三间朝东的房屋,庭院内芭蕉挺立,叶大荫浓,称之为“绿天”。有“送香亭”、“适然亭”等观赏场所。在进香亭之西又积土为露台,还拓植了梅坞和小山丛桂,以资登眺。园中有一方池,池水清沏,荷花亭亭玉立。至于成百年的古树和松、梅、竹等与各种奇葩异卉则比比皆是。可见,当时园内亭台和花木配植已初具规模了。我们从后人的记载中,不难看出“后乐园”的景致以清雅宜人著称。
    薛福成将内衙改为后乐园,并不全是为了寄情山水,而是象前巡道李可琼构建云石山房一样,为了寓教于园,启迪大众。所以薛福成还动用洋药(即鸦片)的关税,购置各类典籍置放在揽秀堂供学人阅览。
    薛福成出使意、比、英、法后,其后任吴福茨秉承薛福成的做法,充实藏书,开设崇实书院。宁波人为纪念薛福成,在1914年(民国3年)建薛楼,将薛福成和后任吴福茨所收藏的书籍存放其中。这就是宁波市图书馆的前身。   
    公园筹备概况
    民国初期,作为重要商业港口城市的宁波,市内还没有一所公园。1925年(民国14年),建造一座公园和几处小园地,列入了鄞县建设计划。1927年5月,提出建造中山公园建议,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赞同。经过半个多月的筹划,于6月1日下午召开建设中山公园的筹备大会,参加这次大会的有社会各界人士132人。在筹备大会上,通过了13条事项的决议,主要是选举王俊、严康懋、俞佐庭等35人为筹备委员;拟订筹备简章8条;确定建设经费为20万元;选定公园地点为旧府署,并限定6月15日起开始筹建办公。
    紧接着在6月4日下午,于宁波总商会召开第一次筹备委员会,到会委员计28人,根据筹备简章,推选王俊为筹备委员长,时事公报创办人、地方士绅金臻庠为副委员长。筹备委员会设置总务科、财务科和工务科。分别由陈如馨、陈南琴、王玉川任科长。会上还讨论了由总务科负责同市政府接洽公园地点有关事项;财务科起草募捐事项;工务科先到实地测量绘图,并登报征求方案。还规定每月召开三次筹备委员会议。
    7月14日筹建会上,工务科已准确测得公园面积83.94亩,其中旧道尹公署13.38亩,旧公园草地28.91亩,旧府署28.13亩、后乐园12.56亩,五分署0.96亩。尚余府后山,旧道署头门,二门待测。当时园内布置初步安排:除了从东南边缘划出5亩作为商会用地,有运动场10亩,议事厅(即现在的十字厅)一所,有各类水池,各种各样的亭台和棚架,还有暖房、藏书楼、场、室共17项。
    一个重要的革命和娱乐、学习场所
    中山公园不仅是宁波人民文化娱乐的主要场所,也是政治思想教育的重要阵地。还在后乐园时,大革命时期的进步人士就在这里秘密活动。当时,方池西侧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深处有一个长约15米、宽约5米的船形茅亭,用带树皮的刺杉搭成。1919年“五四”运动时,宁波许多爱国青年组织,就常在这个船亭里开会;1925年5月4日前后,中小学生的进步组织也在这里成立;1927年“四·一二”事变前,宁波启明中学、培英学校、中山公学中的革命人士也在这个船亭里商讨问题。1924年6月15日,以中共党员为核心的宁波国民党员大会在后乐园举行,成立国民党宁波市(临时)党部,机关设在后乐园。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恽代英以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宣传部秘书的身份到会作了演讲。1926年3月8日,宁波最早的妇女团体一一宁波各界妇女联合会在后乐园成立,推举中共宁波地委委员冯永叔为主席,会上通过章程和宣言,会后举行游行。
    1927年3月8日,蒋介石派其亲信王俊来宁波担任宁绍台温防守司令,密谋策划“清党”。在组织上,王俊实行“清党”大捕杀。不到四个月就把宁波的轰袭烈烈大革命运动镇压下去。在政治上,为了笼络人心,王俊担任建园挂名筹备委员长,名义上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顺应民众要求,实质上是妄图消除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影响。    王俊的反共打算当然不会被宁波地方各界人士所接受。建设中山公园还是依照社会各界人士的意愿筹备起来。这是宁波各界人士发起,社会各界捐款所建成。目的是为了纪念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旨在为宁波地方民众服务的一项公益事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山公园内各项设施日趋完善。除了逢节假日,开展大型文化娱乐活动外,1985年春节,市政府举办灯会,这是反映我市改革开放以来,全市各行各业精神面貌的大型欢庆活动。元宵这天,中山公园集中了3区、16个局100多个单位的250盏彩灯。它是从近千盏灯中遴选出来的。造型各异,色彩斑斓,具有时代气息的彩灯,把中山公园打扮得光彩夺目。有13万人观看了这场灯展。
    公园轶事七则
    青棂(1ing)——动物园前身:60年前所谓动物园工程,其实是座占地60多平方米的木格子房,宁波人称之为青棂,位置在现在的茶室偏东的入山口处。 (另一说以为位于九曲回廊之西北尽头——编者)里面饲养着为数不多的猴子、孔雀和狼等。1960年前后,市园林处在公园西北隅以及贵神庙,建起2000多平方米的动物园,经动物园职工多年的努力,到1982年底已有狮、虎等各类动物60种131头(1981年前还有蛇类26种)。尽管动物园小、设备简陋,却取得黑叶猴人工饲养成功,获华东地区寿命奖,杨子鳄人工孵化成功,获市科技三等奖,还有四川鹦鹉繁殖成功等。1983年10月,动物团搬至姚江新址。
    独秀山——明代假山:宁波人总以天一阁内九狮一象假山引以为豪,认为是宁波最早的假山,并以其精巧作为楷模。其实,人们司空见惯的公园假山,九曲画廊东侧的独秀山,才是宁波假山的祖师爷。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布政司左参政刘洪(广东人)来甬十年,想到明州是以四明山而得名,而州垣内却无山,一年四季无景可观,很是遗憾,于是择空地垒石为山,山顶建适意亭,山下有清凉洞,可坐八九人,前后各有一池,山旁种上松柏和翠竹,取名为独秀山,距今已有480年了。现在的清凉洞仍保留其古朴风貌。
   前山和后山:现在公园内有二座土山,高低大小差不多,一般人称进门东侧的土山为前山,茶室后那座山为后山。很少有人弄得清哪一庄是府后山。实际上,茶室后面的土山,是1927年建园时,挖河堆造起来的。府后山是现在的前山。前山后东侧的现工商联所在地,原属当时的中山公园。过去的宁波府署,即现在的军分区所在地。当然,现在公园前后的高楼林立,登上府后山,再也见不到古人描绘的自然风光:西北是滔滔的余姚江,东南是苍郁青翠的天童太白山了。
    “遗嘱碑”的劫难:遗嘱亭原是公园纪念孙中山先生最为重要的建筑,内有碑一块,一面是总理遗嘱,一面是宁波中山公园碑记,都是当代书法家沙孟海先生青年时期的手迹,甚为珍贵。文革初,遗嘱亭被拆除,石碑下落不明。直到1980年,建造盆景廊时,才在花房内发现。遗嘱碑长215公分,宽90公分,厚22公分,重约1500斤。当时就移到公园办公室前保存起来,基座太重,只好移到工具房前。1981年夏,修整园河西边的石磡,石料不够,公园管理人员把基座剖开当作石料,等到技术员闻讯赶来,已来不及挽救。后来,沙孟海老先生,听说宁波园林处把他青年时期的手迹保存下来,很是高兴,欣然命笔为宁波题写了“动物园”和“后乐园”两幅横额。前者已雕嵌在动物园,后者已不慎遗失,实为可惜。
    杨树和榆树:公园内的树木,据1979年调查,有64种1180株,多数是我国常用的园林树种。如银杏、黑松、罗汉松、沙朴、紫薇等。但有不少园林同行来公园后,对阅览室前的杨树和府后山的榆树百思不解,因为这是北方树种,南方公园很少用。公园老职工知道这两种树的来历。原来,解放初期宁波南下老干部很多,园林处和公园的主要干部也都是北方干部.他们看到园内树木不少,就是没有白杨树,于是趁便从老家带来一棵栽上,—来补充不足;二来认为白杨树高大挺拔好看。至于榆树,则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也是北方老干部的主张栽的,遇到荒年榆树叶子可充饥。现在这些树都保存着。
    狮虎花坛:进公园右侧,有座不那么引入注意的假山花坛,细心游客会发现是一蹲虎和狮的造型。原先,这里是块泥地,一进门就给游客留下不好的影响。1980年园林处提出要改造,这给公园技术员出了一道难题。这块场地如布置得太好,吸引游客会造成入口处拥挤,给管理带来不便。光铺“小方块”又太单调,最后确定请东阳义乌老假山工虞希金父子,筑一座中国式假山花坛。老石工按要求作一虎一狮,蹲虎匍伏如不愿见客状,走狮正面朝西北,犹如不愿同游客照相,似乎在呼唤流连忘返的游客快快离去。
    蛇馆失火记:公园内动物园,尽管只有3亩土地,却有一个爬虫馆,内有各种蛇类近30种。其中,有一条在华东地区稍有名气的大蟒蛇,重达140多斤,已喂养7年。每当巨蟒吞食鸭子时,吸引着无数好奇的游客。由于旧动物园内设备简陋,冬天爬虫馆靠炭火,电炉升温。1981年1月8日晚,馆内积温太高引起火灾,经公园职工和消防队奋力抢救,蛇馆还是烧毁殆尽,大蟒蛇被活活烧死,至今动物园尚无爬虫馆,大概是那时候伤了元气。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