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文献资料文史之窗文史汇编《文史资料(第三辑)》
一九四师在宁波及宁波沦陷经过
周当其
字号:[  ] 发布日期:2006-11-27 信息来源:本站 信息作者:系统管理员

    国民党陆军194师,其前身为独立37旅,参加1937年 “8·13”凇沪抗日战役,战后退至宁波—带,整编扩充为师,装备待遇属丙等师。少将师长陈德法,浙江诸暨县人,黄埔一期生,1940年兼任宁波防守司令。
    师下设三团。1125团上校团长朱企,浙江永康县人,黄埔四期生,后改任副师长。该团先后驻防于鄞东宝幢(团部所在地)、五乡碶一带和镇海河头市、三北一带。1126团上校团长徐会春,驻防象山港地带。1127团上校团长霍远鹏,湖南人;中校副团长王进甫,山西人;该团先后驻防于慈东保国寺(团部所在地),长石桥、骆驼桥一带和奉化江口。
    1938年上春,194师整编就绪。师部设于宁波南门永宁桥宁波中学(即今市一中,当时宁中已迁至鄞南)校舍。
   

    194师的素质


    师部直属的有参谋部、工兵、通讯、运输等营连。团辖三营,团直属的有机枪连、追击炮连、运输连、通讯排等。
    武器以中正式步枪为主,每团约一千支。每营有轻机枪约十余挺。机枪连拥有水冷式重机枪四挺,迫击炮连拥有迫击炮四门。运输连里除扁担绳索外,还有一些骡马。
    官兵来自全国各省,和所有国民党部队一样,士兵都是无钱无势无法逃避兵役被抽来的壮丁。土兵的物质待遇是最低等的。穿的仅仅身上的一套,季节己届寒冬,棉衣还未分发,脚上还是草鞋。吃的是一天两餐大锅饭,副食总以青菜萝卜为主。饭箩内的饭吃光为止,吃不快的不得—饱。睡的是地铺,一般垫褥是草荐,每人一张棉毯,夏无蚊帐,冬无棉被,逐个一字或ㄇ字形挨着。连驻在地一般占用祠堂、庙宇、车库。士兵每天的必修课是:操练、听精神讲话,晚上点名。平时不许离开门口岗哨一步。生活之刻板枯燥和旧时囚犯不相上下。士兵稍有被看不顺眼时,斥骂、打耳光、关禁闭是家常便饭。所以士兵宁愿冒风险开小差,如不幸被抓了回来,那可要遭殃。先是召集全体士兵听连排长训话,接着押上逃兵,剥去上衣,跪着,指令一个士兵手拿藤条或竹片朝肉背上抽,一抽就是一条血印,排长还厌打得太轻,夺过凶器狠命的使出他的解数来,没几下士兵就倒下了。又用冷水喷活,拖了下去,抛在角落里。体罚的方式不一,如打屁股(臀部),非打裂扁担不罢手。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残暴,士兵如何心服?要不是出于民族大义还有谁肯为抗日而战。
    1939年7月间,驻扎在三北的1125团某连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三个士兵因不堪压迫,忍无可忍地用刺刀杀死了连排长而下海逃往海岛。团部派大兵追捕,三人不幸均被逮住。在团长朱企亲自主持下,令全团官兵集合在河头市广场上开大会,会后当场把三个士兵分别刺死和枪决,并割下头颅用杠棒挑着鸣锣游行。
    一般营长以上均随家眷(有些连长也带),在连(营)部外面占有民房居住。这些人平日嗜赌成性。赌本的来源主要出在士兵身上。他们领饷虚报名额,克扣粮食,合伙经商,甚至走私贩毒。赌赢了是他们再享乐的资本;赌输了又是士兵倒楣,原来最低限度可吃两顿干饭充饥,却变成薄粥了。
    至于团长,则是驻在地区的小皇帝了。他只要开口向地方有所求,地方那敢怠慢;当地士绅也巴不得巴结实力分子。后来升任为副师长的1125团团长朱企,据说治军是很严酷的。有次竟把一个白吃摊子汤圆的士兵当众破肚验证;算是笼络民心,挽回影响。但那卖汤圆的摊贩却感到于心不忍。
    从194师的装备以及官兵的关系和相处情况可以窥见国民党军队在抗战时期的普遍素质。
   

    对日寇首次在镇海登陆的反击战


    1940年7月中旬日寇第一次在镇海登陆,194师曾奋力还击。是役日军调遣军舰十余艘于7月l6日夤夜开始用排炮轰击镇海江南沿海一带。炮声密集,一道道闪光划破漆黑夜空。第二天拂晓,日寇飞机即出动沿甬江及滨海地区侦察轰炸,在青峙、下邵、小港、胡家汇等村镇山岭连连投弹。由于日军的突然袭击,前沿阵地守军力量单薄,在日海空军的配合进攻下,我军不支,敌陆战队遂得在青峙、小港滨海强行登陆。滩头一线只得放弃,后撤至有利地形抗击,士兵已经死伤枕藉。及至从鄞奉各县调集的后续部队赶到,军心方才一振,遏制了日军的推进。国民党政府当时似想保住这块畸形发展的渐东输血线(部分战时物资借助沪甬线运往内地),乃急调16师(玉门部队,师长杜道周)星夜急行军从上虞一带赶来参战,其48团奉命急趋镇海江南戚家山一带阵地,其余分布于新碶、柴桥、沿甬江南岸梅墟数地,接应最后布阵于江南衙前乌鲤鱼山、市峙岭、塔峙岭一线的194师。194师霍团则布防于江北俞范、清水浦一线。经过数天的日夜交战,日军无后续部队跟进,占领地段动摇,放火烧了镇海县城(17日被侵占)五百余间房子,屠杀了一些人,江南街头和小港成了一片焦土。22日我军收复镇海和江南。这次局部抗战,只限于镇海一隅。对方拥有兵舰上的大炮,又有飞机配合,占有海空优势;而194师最好的武器不过是重机枪和迫击炮,16师的装备略胜一筹,也不过多了几门平射炮而已。招宝山和笠山炮台既不能封住甬江口岸(公然插着太阳旗的敌小汽艇肆无忌惮地自镇海口竟驶入甬江中游的拗甏江),又不能远射,作用不大,因而我方损失很大,负伤三百余人(阵亡数不详),日军损伤也大。日军这次进犯是海军单方面作战,也可能是一次试探性进攻。民众对这次镇海抗战取得胜利感到欢欣,特别对16师评价颇高。
   

    宁波沦陷经过


    宁波的沦陷是在1941年4月。
    要防守宁波,须先守住长达四百余公里的浙东海防线,北自绍兴平原,南迄象山港、三门湾。这样长的地带仅配备三个师、2万人、6000枝枪的军队,而且这时(1941年3、4月间)受第三战区司令部命抽调去部分团营长和随带仅有的四门迫击炮的整个连集中在桐庐训练,以致在指挥作战的能力以及抗击火力都显得愈益低劣了。镇海甬江口的封锁工事,系抗战初期沉船打桩形成,不但汽艇出入自由,小舰也可候潮驶入。镇海要塞的炮台,只要突破青峙,炮台的后路一断即失去效用,所以也是有名无实。特别是军队的素质差,官兵之间存在隔阂,不是同心同德,士气不高。
    1941年4月上旬以来,浙东沿海敌机连续出动侦察轰炸,敌舰往来频繁。定海、澉浦等地敌军陆续增加,觊觎宁波之势己很明显。而当时我象山至曹娥江地区,仅194师和暂编34师(彭巩英部)分任甬江以南及甬江以北地段防务。正面铺开大,兵力配备少,很不相适应。
4月18日暂编34师奉命赶赴百官,准备与绍兴、诸暨方面来敌作战,于是宁波左翼完全暴露,兵力更感不足。194师两个团(其余驻防奉化及象山)不得已将右翼向北延伸填补左翼空档,以不足一师的兵力担任两师的正面防务。  
    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海军陆战队,配合伪军一部,附大小兵舰二十余艘及汽艇百余艘,16日开始即炮击镇海,于18日在镇海强行登陆,集中力量猛烈突进。敌我双方兵力火力相差悬殊。日军先佯攻江南,吸引我方军力;而后猛攻我方防守脆弱之江北,因以乘虚而入。要塞失守,炮台司令王进甫狼狈后撤。194师被迫退守甬江之线。于是又急调彭师一个团(少一营,团长周力行)在18日晚开回慈南接应。19日,形势更为紧急,由于再无兵力可调,194师师长陈德法以宁波防守司令名义商调宁波保安警察第一大队(赖云章部)开向甬江北岸布防,另以保警第二大队(张其祥部)防守下白沙、泗洲塘一线,并维持市中心治安。
    敌军这次军事行动,其企图亦昭然若揭。先以一部兵力在镇海作登陆战,以扰乱吸引我军,以便其在绍兴方面发动大的攻势。敌既下绍兴,渡曹娥,北路迅速得逞,便又立即加强南路镇海方面的兵力,一举两路均占了优势。  
    19日上午7时,日军千余在猛烈战舰炮火掩护下侵占镇海县城。至9时半,敌后续部队增至3000人。接着其一部千余人窜至清水浦附近。下午3时许,敌向王家、马家推进,傍晚时分宁誓第一大队防守孔浦,陈德法驱车亲临前线视察,入夜,双方交火。同时194师霍团三营到达市区增防,即派兵一连会同保警第二大队第三中队,布置于江北泗洲塘一带。至半夜,敌以汽艇二十余艘开向甬江上游迂回包抄,宁警及其他部队遂撤至城区。
    20日拂晓,敌机二十余架在市区低空盘旋,并分别在城区、南郊、西郊投弹一百余枚。敌以千余人向江北岸及沿江守军进犯。至9时半,江东和丰纱厂、北门华美医院均发现敌人。甬江上游及奉化江出现敌小汽艇十余艘。如此城区与江北岸均处于敌包围之中,已无险可守。194师残部和宁警遂退出宁波市区,分别退向奉化和鄞西鄞江桥、凤岙市。
    敌军占据宁波慈城后,继向奉化进犯。从此宁波及其邻县的人民开始长达4年的亡国奴的日子。
    这次浙东战役伤亡国民党士兵数百人。194师师长陈德法受撤职处分,炮台司令王进甫遭四明山游击司令部司令官章桂龄(原宁波防守司令部副司令)的扣押。  (王进甫于宁波沦陷后半月率通讯排十余人逃入四明山,章怒斥其临阵逃脱,即欲枪毙,经参谋长慎钱选等说情,撤职了事。)陈德法脱去军装进入内地金华,改穿蓝市长衫,改行在酒坊巷三益电器厂办事处做起生意来了。担任浙东沿海军总指挥的俞济时(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兼职.总司令为刘建绪)也作了无可奈何的自我检讨。
     这次宁波抗战失败,原因是:1.敌众我寡。上次有第16师的援助,敌人为数也不多。这次我方兵力连宁波警察大队在内也不过二三千人,敌两路兵员多于我。2.我方武器、火力差,所有迫击炮都集中在桐庐受训;敌是立体攻击型作战,我是在平面采取守势,处于被动挨打地位。而且我方通讯失灵,顾此失彼。3.敌军愚忠于精神主宰者天皇,中毒很深;我军有自卑感,要塞内部混有奸细。综观当时浙东形势,国民党无意固守宁波早已定局,盖其政体已衰竭腐朽,只能如此消极应付而已。
   

                                                      (1984年12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